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发现自己常常会心想事成。比如,想拥有一个葫芦瓢,葫芦瓢就来了,想遇到什么样的人,后来就遇见了;想去什么地方,果然便去了那里……这些日子以来,这地方在我心中萦绕了很久,想着许多年以前曾经去过那里,为着一位著名的诗人,一位本乡本土的文化

发现自己常常会心想事成。比如,想拥有一个葫芦瓢,葫芦瓢就来了,想遇到什么样的人,后来就遇见了;想去什么地方,果然便去了那里……

这些日子以来,这地方在我心中萦绕了很久,想着许多年以前曾经去过那里,为着一位著名的诗人,一位本乡本土的文化名人。

可巧的是,这次吴老师将他的“若海民间文化讲坛”搬去了周渔璜的故居,花溪黔陶乡骑龙村的桐埜书屋,我岂能错失良机。

那天不是个晴朗的日子,有点降温,天色阴沉,我们一行共九个人开着两辆车来到了花溪青岩镇黔陶乡的骑龙村。当我置身于高天厚地的大自然中时,通常我的眼睛不会错过它所能容下的任何风景。我看见了有蓝色防护栏的乡村公路,看见了黄瓦白墙的规整农庄,看见了农家小院里红得要滴出水来的盛开的茶花,看见了从前不曾见过的有热闹街道和高楼的乡场,但我看不见昔日的农田和乡间小路。想起来大约是十几年前,那时还在念大学,一次和书法协会的会员们一起来桐埜书屋。时间太过久远,我不记得了,只是记住了一个名叫周渔璜的乡下读书人,一个青瓦书屋,一条小溪环绕着几畦农田,记得在一片欢笑声中喝下了慧泉的水。毕业那年和同样学古文学的学长一起,还是为了那个乡野名人,从花溪青岩找了个当地的农民,两人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像是绕过了千山万水般骑到了骑龙村。那一次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书屋四维的农田,田中有农人和老牛一起在犁地,还有傍晚时分天地间泛着黄光的乡村景象。

“啊,变了变了,完全变样了!”,我在车里感叹,感叹曾经和朋友一路尘土呼啸而来的那一份狼狈与欣悦交织的情怀已然远去,那古意盎然的村落不复存在,曲曲弯弯的田野小路消失不见,但簇新的柏油路让汽车跑得很是欢快。想想,当家家拥有小汽车的时代来临之时,人人不都希望公路通向他的家门吗?我们在依赖新事物而偷巧与便利之时,又总是感叹着旧时光的美好。人类在高科技中异化,人类在失落的文明中矛盾。

好在,桐埜书屋还是从前的桐埜书屋,掩映在一方古木丛中,以至于都站在了屋门前,我却恍兮惚兮不知自己到了。

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因为是星期六的缘故吧,这里显得异常宁静,唯有一位书屋的工作人员特地等候在此将我们迎进去。此生我尚未踏足过任何有历史名气的书屋,可是桐埜书屋已经将我心中的书屋定格了。必定得是在一处人迹罕至的乡村中,有参天古树环绕,有和岁月一起老去的一院青砖黑瓦房,有与时光一起流淌的一弯清溪,安宁、静谧,除此之外,再无读书的好去处。置身其中,你也便能明白为何在此穷乡僻壤之地能诞生一个周渔璜。这位清初诗坛的顶尖人物,被其后辈名诗人郑珍甚赞道:“诗当康熙,如日正中。起问汉大,唯渔璜公。桐野一编,眉山放翁。经纬宫商,继盛长通。”又因奉诏参与编撰《皇舆表》、《康熙字典》、《渊鉴内涵》等书的殊荣而名垂华夏,且一生政绩斐然。他宦游京华二十载时曾“代天巡狩”,以天子的名义祭奠禹陵,以钦差大臣的身份检阅江淮军兵,曾贵为一代帝师,教导过雍正皇帝,其一生之行藏可谓不凡。

从前红门紧锁的书屋内里,今日才从容地迈步而入,那从前所欠缺的功课我且今日来弥补。已然变成纪念馆的书屋,正好让我对这位值得敬仰的贵州名人重新了解一番。我们跟随着若海老师的步伐穿行其间,再次了解这位不凡诗人的生平事迹和学问人品。学友们不懂的地方自然要请教老师,他几乎是一部行走的文学辞典。最为认真的是师大退休的马老师,她乌黑的头发挺拔的身段让人根本无法猜测出七十多岁的真实年龄。她是真正的不耻下问,从不轻易纳下吴老师的任何一堂课。每当她提问的时候,我都会认真听解答,如此倒也省了不少事。书屋的管理员魏老师也一直在热情为我们介绍。本地人氏又因着在故居工作的缘故,魏老师对这位名人的许多典故了若指掌,时不时为我们提供一点稗官野史般有趣的信息。他说周渔璜的正室是贵阳飞山街的姑娘,一个在外地做官,一个留在家乡持家,只可惜没有给他留下一男半女。他的两个女儿是如夫人所生,儿子并非亲生,是从兄弟那里过继而来。此刻我比去到任何一个纪念馆都要像个专注的参观者,对一个历史文化名人你必须要有尽可能多的了解,才能产生所谓了解之同情,之喜欢,之不以为然,之深以为然,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大约一切读书人都曾偏执其中吧。

那一口叫做慧泉的井水保存很好,从龙口中汨汨流出的泉水依旧清澈见底,井边大树上开着的细细的小黄花不时掉落井中,倒为这井水增添了一番荒凉古意。驻足到这里的人们总是在调侃:知道吗,愚笨的原因大约是没有喝过这慧泉的水,赶紧喝一口吧。传说当年天资并不聪颖的起渭,一次不小心整个人掉进了这口井里,从此慧根展露,读书竟到达了一目十行的境界。这是否又可以印证,由聪明而达智慧,必定得等待一个时机,正所谓时也,命也,非关学问也。

书屋旁边有一座从前叫作“xx”观音寺的废墟,若海老师说那是个山神庙,我却以为还是个寺庙,虽破败不堪,村民们在废墟上依然供奉着菩萨像,这又为此地增添了几分人文色彩。我以为,建在山林中的佛寺,总能为那一方水土增添几分灵秀之气,而在寺庙旁读着“天地玄黄”的村童们就更是沉浸在这一片灵明的气场中。说来也怪,大凡古代寒士想要考取功名,必定得寄宿于寺庙苦读方能显达。比如对崔莺莺始乱终弃的张生寄住在普救寺,又比如待时而飞的贾雨村从葫芦庙发迹,再比如浙江人宁采臣暂居金华的荒凉古寺得遇聂小倩……从古至今,寺庙好似都是一个能大方成就世间功名的地方,佛祖并没有叫你一定要看破红尘呀。

离开桐埜书屋,我们一行人在同窗消防警察小陈的带领下走进了几里开外的渔璜古茶庄,是一个可以品茶和吃饭的休闲农庄,也是我们今天上课的地方。来之前我想象若海老师会像从前的私塾先生一样在桐埜书屋给我们上课,倒也作好了“乌鸦噪晚风”的准备。到了山庄以后,这里不俗的茶室比起书屋的严肃来说,多了几分舒适之感,主人家热情的寒暄和招呼,让人顿感轻松自在。原来老师事先踩好了点,山庄的主人是他的故旧,这倒让人倍感亲切。果然,茶室的墙上挂了吴老师早年书写的两幅书法作品,一为篆字,一为楷书,老师却连连摆手说“不可看”,作为书法鉴赏的外行,我实在不明白不好在哪里,据说是对比现在技法的纯熟度而言,故不可看。有茶桌有字画,难得的是还有一方铺了书法毡的小木桌,四宝俱全。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吴老师已经大笔为其他同学挥洒下“如一”,“心安处”等墨宝。机会如此难得,我也请吴老师写了一幅“一如”的篆字,发现墙上有吴老师的旧作已是后话了。

“我要飞白”,“我不要落款要印章”,“我要篆字”“我要行书”……那天吴老师兴致很高,饱蘸墨汁,笔走龙蛇,不厌其烦地满足我们的索求。想来,书法创作大约和文章写作一样吧,兴起而为最能怡情,要带着任务去完成便不能入此佳境。老师写得酣畅,在一旁守候的人也感到了艺术创作的乐趣,又是铺纸又是倒墨,忙得不亦乐乎。

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然而,更大的艺术的感染是午饭后的讲课。我们围坐在长长的木桌周围,茶庄女主人静芳坐在主泡台为大家泡茶。这回,吴老师讲贝多芬交响乐。这对我而言是个陌生领域,因此特别期待。老师也考虑到如我这般没有听过他讲解音乐课的情况,故先从贝多芬以及交响乐的背景知识的介绍开场,他说贝多芬是前无古人的交响乐曲创作家。他讲解了一段乐章后,立刻有陈同学为大家同步播放乐章。或是罗曼蒂克的浪漫情调,亦或是矛盾挣扎的内心,绝望赴死的悲壮……如果不是听过老师讲解相关的背景,我无论如何难以深入到欣赏任何一首交响乐的层面,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艺术修养不够啊。在浮华时代,能静心聆听一首充满着作者命运悲怆之感的精神之作,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实在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有深谙其道的老师指点,享受音乐带来的便不纯粹是听觉的感官感受,与之挈心的人还会进入到相应的情境中去,完成一次再创作。

这节课,贝多芬的交响乐我们欣赏了五个乐章,吴老师对这位伟大作曲家以及他作品的谙熟程度,似乎并不亚于他最喜爱和深入研究的中国古代文学。纸上谈兵终觉浅,吴老师不仅治学精深且深入创作实践,并且屡有佳作,这是他区别于许多学院派专家学者之处,其艺术学问的魅力轻易就能感染到同样喜爱文艺的人们。所以我们这些喜爱听他讲课的人,用现在的流行被戏称为“海带”,“海带丝”。屋子里回荡着交响乐却显得很安静,大家都很投入,舌头在尝味,鼻子要闻香,耳朵需聆听,心中无尘务,抛开一切的凡俗之事,完全觉知在当下,沉浸于伟大艺术的享受。

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下课时间到了,在乡村课堂的课间休息是如此有趣。“走,我带你们讨金银花去!满山遍野的金银花,包你们讨个够!”静芳热情地招呼我们去她家后山的茶园观光,说话时手里已经拿上了一个采茶的干净竹篓。这个来自铜仁沿河的小姑娘,有着一张天真灿烂的娃娃脸,泡得一手好茶还能种得好地,招呼得住客人还做得了生意,爽朗活泼的个性很对我的脾胃。若不是突然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跑进屋子叫她“妈妈”,我一直以为她是个正在念书的孩子呢,真是人不可貌相。

一行人向着茶山漫步而去。人生天地间,无论科技多么高明进步,异化的程度多么恶劣,总归在心灵深处是想要回归自然的,就像囚笼中的鸟儿,一日出得来便是一日的欢喜。在都市生活的人们,心中也总有那么几分庄园情结和山林意绪,并且随着地球人异化程度的加深,这份情意更为浓烈。如今人们热衷于乡间民宿,精心选址打造一幢房子,甚而山林中放置一个改造的集装箱,这都是心灵渴求回归的明证。我们的生命到底是不需要那么多繁华与热恼的,“重为轻根,静为躁君”,生命的滋养,智慧的开启都离不开静,静能生慧。

此时已是桃李结实之季,谷雨茶采后不久,茶园里显得非常宁静。我们说笑着漫步在朗阔的山野里,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与吴老师笑侃着“情商”与“智商”。这一群人的年龄从上世纪的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如今都是成家立室的成年人,但年龄的差距却并无违和感。人之相与,贵在真诚;人之可爱,贵在仍保有一份赤子之心,在大自然中,大家都释放了天性,所有的女生都难以抗拒成片的白茅草的诱惑,马老师和六十多岁的丁姐都脱掉外衣跑进了草坪,像个少女般摆出各种pose,不为师兄用手机为她们留下了美好瞬间;七十多岁的陈老师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一直在捕捉美好镜头,他步履健硕酷爱旅行,走过很多地方;警官学院退休的刘老师最是有趣,身着一件薄薄的白T恤行走在飘着细雨的旷野中,叫人看了“不寒而栗”……乡间有很多城里人倍感稀奇的宝贝,随便一种植物都可以是食材、药材。比如那漫山的野生金银花,听课的时候,喝着茶就闻到桌子边上的瓷瓶中散发出来的那股迷死人的甜香味儿,因此,采花便成了我最大的期盼和乐趣。草丛中的铁线蕨是学中医的吴娟发现的,晚餐吃到了静芳采来的凉拌何首乌,就连绿茶的嫩叶也成了腊肉上的丝丝点缀,嚼起来别有滋味。有情怀的人亦有情趣,有情趣的生活才值得过下去。

我的情趣在乎山野之中,因此我爱极了这样能行走的听课和讲课方式。凡事都带着意乐去做,无有得失之心才会真正怡然自得。

让讲坛行走起来吧,何时,我们再约!

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偶的团网站(偶的团综)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6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