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女儿结婚什么都没准备(梦见女儿结婚是什么征兆周公解梦)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故事已由作者:邠邠,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1.昨日今朝咖啡厅里。林风眠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到了两个小时。原因无他,她又和母亲进行了争吵。

梦见女儿结婚什么都没准备(梦见女儿结婚是什么征兆周公解梦)

本故事已由作者:邠邠,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昨日今朝咖啡厅里。

林风眠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到了两个小时。

原因无他,她又和母亲进行了争吵。

林风眠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自己一个S省城最高学府女博士,怎么就沦落成母亲嘴里那个一无是处的人。

曾经母亲明令禁止自己谈恋爱,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现在却又催着自己结婚,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可以结婚呢?

她还记得母亲刚才说过的话,“不知道你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现在人家一听说你是女博士,表面说着配不上,其实是看不上你呢。”

“你看那个女人的女儿,要结婚了,这个不要脸的,居然给我送来了请帖。”边说边把请帖摔到茶几上,“这是请帖么?这是在明晃晃的炫耀,她在告诉我,我把女儿培养成博士生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没人要?”

林风眠不作声,母亲更是变本加厉,“今天这相亲对象我跟你说,是王婶儿专门给你介绍的,你可别给我弄砸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结婚她就要结婚?她一次次地像被接受审视的货物,结果那些相亲对象一听她是女博士,便扯出一堆读书无用的话来,来彰显他们的优越性。

她受够了那种被人打量和嫌弃的目光。

“我不去。”林风眠听见自己拒绝道。

母亲大声质问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林风眠紧盯着母亲的眼睛,眼里已经有泪花闪现,“我说,我不去,我也不会结婚,结婚就能幸福么?你和爸爸最后不也离婚了么?”

说完林风眠就后悔了,父母的婚姻是母亲的逆鳞,不由得暗自埋怨自己。

这时的母亲像是被触动了歇斯底里的开关,拿手拍打着她,“你这个孩子,就随了你那死爹,一样的犟,你是想看着我死是吧,与其被唾沫星子淹死,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说完母亲不顾林风眠的阻拦,爬上了阳台的栏杆。

林风眠没想到母亲居然为了让自己结婚以死相逼,虽然知道母亲不过是做做样子,可终归是拗不过她,顿时软了态度,好说歹说把母亲劝了下来。

母亲临走时放了狠话,“我不管你怎么办,你必须赶紧结婚,哪怕结了婚再离呢,我可不想让别人戳我脊梁骨,说我女儿嫁不出去。”

“你要是再嫁不出去,你就别认我这个妈。”然后扭头离开。

母亲门没有给她关上,林风眠心里像破了个口子,有呼呼的风往里灌。

她蜷身坐在沙发上,把头埋进膝盖里,有泪落下,在母亲看来,自己就这么不堪么?

为了和那个女人的女儿攀比,她都不顾自己女儿是否幸福么?

男人,女人,女博士。

自己不知道怎么就沦落成了第三种人。

2.

林风眠没有想到相亲对象那么早到,所以当面前站了一个人时,有些没回过神来。

她正沉浸在伤心的情绪里,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英伦式靴子,和一双大长腿,接着有好听的男声响起,“请问你是林小姐么?”

林风眠下意识抬头去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净的脸,他们两人离得近,这个男人居然没有毛孔。

眼前的人轻笑出声,林风眠这才察觉到自己居然盯着一个陌生人出神,这太不礼貌了。

林风眠回过神来,“对,我是……你是?”

那个男人坐在她对面,伸出手,“你好,风眠,我是程午雨。”

林风眠没注意到程午雨的称呼,只是强装镇定地和他握手,然后松开,心里却疑惑开来,这样的人居然会来相亲。

不得不说,程午雨的长相的确很出众,棱角分明的脸,鼻梁坚挺,配上一双丹凤眼,怎么看都不是需要相亲的人。

林风眠发呆时,程午雨也在打量面前的人,白净的面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再加上娃娃脸,若不是知道,旁人肯定猜不出她的真实年龄。

看那眼睛,有些红肿,似乎刚刚哭过?

程午雨眉头一皱。

林风眠没有注意到程午雨的情绪变化,试探着开口,“程先生,你为什么来相亲?”

程午雨微笑着看她,“不用那么拘谨,咱们应该差不了几岁,你可以叫我午雨。”

林风眠被他一笑,红了脸,喝了口红茶,“那……午……哦,不,我还是叫你程午雨吧,你为什么来相亲?”

程午雨身子向前倾,认真地注视着林风眠,那眼神里有复杂,还有一些情绪闪过,“因为你……”

林风眠被这似告白的话呛了嗓子,咳嗽了起来。

程午雨递了纸巾,无奈道,“风眠,你这么不禁逗呢?”

林风眠下意识出声,“那还不是因为你说的话,搞得好像你……”暗恋我似的。是林风眠没说出口的话,多亏没说出口。

但程午雨似乎读懂了她的意思,轻轻笑起来。

林风眠不由得看呆了,这个男人长得属实有些妖孽了,一笑起来,太过于好看了。

若是旁人说这话,未免有些轻佻,偏偏他说这话,自己没感觉被冒犯,果然啊,皮囊这种东西,对男女来说,都有杀伤力。

想到这里,林风眠也坦然起来,相亲不成,就当交个朋友吧。

突然程午雨拍了一下脑袋,“看我这记性,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叫程午雨,今年32岁,是三院呼吸内科的主治医生,无不良嗜好,无婚史,大龄未婚男青年。”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林风眠,她被注视的脸上又热了起来,轻咳了一声,“林风眠,28岁,S大女博士,现任S大老师,大龄剩女。”

说完这句,林风眠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做好了被嫌弃的准备,可是程午雨眼里坦坦荡荡,只倒映出林风眠的身影。

林风眠有些好奇,“你不嫌弃么?”

程午雨不解道,“为什么嫌弃?因为你比我小?还是因为你比我文化高?”

林风眠苦笑摆手,“我是个女博士啊!”

“女博士怎么了?但我有个疑问。”程午雨露出惊讶。

“嗯?什么疑问?”

“女博士都是像你长得这样好看么?”

林风眠没想到他会问出这种问题,又闹了个大红脸,毕竟自从相亲以来,很少有人注意到她的长相。

第一次有人不挑剔她的身份,林风眠不由得笑出来,程午雨看到她笑,也跟着笑起来。

两个人的眼里有星星,那一刻,林风眠突然想和对面的人有交集。

3

细聊起来,才发现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的爱好,相谈甚欢之后,到了饭点,程午雨邀请林风眠去了一个私房菜馆吃了饭。

林风眠吃得很尽兴。

直到吃完后,程午雨拿出了一张纸。

他认真地说道,“风眠,实不相瞒,我们这个职业圈子就那么大,家里老人也催得紧,尤其我爷爷已经八十岁了,说他最大的愿望就盼着我结婚,刚才你也说过,你家里也逼着你结婚,那与其和陌生人,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

“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这个征求的语气,带着尊重,林风眠心里的口子似乎不灌风了,她有些动容。

林风眠低头看那张纸,是一个结婚协议。

程午雨继续说,“这是一个结婚协议,你随时可以终止,如果你没有爱上我,那我们就解除关系。”

那如果爱上你呢?林风眠没有问出口,但她承认,她的确对程午雨有些心动,他也有让人心动的资本,出色的外表,良好的涵养,如果是和他结婚的话,林风眠是期待的。

但她不是个冲动的人,“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程午雨看到林风眠听完这句话脸上出现了不赞同的神色,立马换了表情,一脸认真地回答她,“因为我们聊得来。”

林风眠更能接受这个答案,他们的确聊得来。

比起最后和别的相亲对象稀里糊涂的将就,不如顺从自己的内心,和这个志趣相投的男人试一试?反正她也不亏。

再想起母亲三天两头的催促,和她临走时放的狠话,结婚未尝不是个好主意。

程午雨看着她的脸,继续加码,“结婚后,除了我们住在一起,我绝不干涉你的自由,只要你没准备好,我保证不会对你逾越。”

又能不听别人的闲言碎语,又能拥有自由身,这是林风眠从小到大都幻想的事情。

林风眠长这么大从没这么冲动过,也许是母亲对她的逼迫,也许是被程午雨说的婚后生活吸引,反正第二天他们就去领了结婚证。

钢印盖下的时候,林风眠还一阵恍惚,直到两个人搬到了一起,程午雨把林风眠那套小房子租了出去,他们的衣服错乱着摆在一起,林风眠才回过神来,自己真的结婚了。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但又让林风眠感到踏实。

然后双方父母约出来吃了饭。林风眠有些紧张,程午雨安慰她,“我父母很好相处,我能结婚,他们都谢天谢地了。”

果然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只是责怪他们两个人瞒着他们。

母亲还笑骂林风眠,“我这丫头从小就有主意,我也管得严,闷不吭声地结了婚,还瞒着亲妈。”

林风眠心里翻白眼,别说你了,我都不知道我能这么快结婚。

程午雨父母也的确很开心,看着林风眠的样子,带着一丝了然,让林风眠都误以为他们认识她了,但好在他们没一直盯着她看,他们和林风眠母亲交谈,“我家这小子,长相也不错,但在感情上就是个一根筋,我们都以为他准备单身一辈子了,没想到最后一下子给我领回来这么好个儿媳妇。”

两家父母相谈甚欢,不一会儿就处地跟一家人似的,然后开始商量结婚事宜。

他们都觉得时间有点紧,打算明年再办婚礼,林风眠和程午雨全程作倾听状,听到办婚礼程午雨出了声,“我和风眠不打算办婚礼,我们准备旅行结婚。”

两家父母商量的如火如荼,听到此处面面相觑,林风眠也不知情,但强装镇定,程午雨跟她解释说婚礼太繁琐,怕她太折腾。

林风眠自然没意见,两个人毕竟还不熟,贸然办婚礼,林风眠也怕尴尬。

吃完饭后,程午雨带着林风眠去看了他爷爷。

爷爷住在郊区,车程两小时,还没进门就听到了爷爷中气十足的声音,“你这小兔崽子,还知道来看我。”紧接着走出来一位精神饱满的老人。

林风眠停下了脚步,有种被骗的感觉,程午雨说要结婚,说爷爷年纪大了,就盼着他结婚,她理所当然的以为老人家身体不好,却没想到老爷子身体如此硬朗。

程午雨只把林风眠往前一推,到了老爷子跟前,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然后老爷子笑开了花,“这是我孙媳妇?”

程午雨点头,爷爷回身朝屋里喊,“老婆子,那臭小子带媳妇回来了,快出来。”

林风眠长得很是讨喜,席间爷爷奶奶都不停给林风眠夹菜,爷爷喝了酒,“丫头,你可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我看不到这小子结婚了呢。”

林风眠只抿嘴笑,程午雨看她那样子像个小仓鼠,也感觉很开心。

爷爷奶奶看到程午雨的眼神,会心一笑,他们这孙子也是有家的人了。

4

林风眠和程午雨住在两个卧室,一个屋檐下,转眼就两个月了。

每天早上醒来,两个人一起吃早餐,然后下班后一起逛超市,休息时两个人在书房里一人占据书桌的一边,程午雨看病例,林风眠改学生的论文,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林风眠也习惯了在程午雨值夜班时给他留一盏灯,留一份夜宵。

程午雨也会在林风眠生理期时,给她熬红糖姜茶,不让她碰冷水。

程午雨发现她爱吃甜后,学了很多小甜点。

两个月的时间,程午雨为她做了很多很多。

有些感情在每一天的相处中悄悄生根发芽。

如果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也很好,林风眠承认自己曾经这样想过。

为应付催婚,她和相亲男神契约结婚,没想才两月却陷入热恋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所有的馈赠在暗地里都标好了价格,那些不为人知的“真相”正在悄悄浮出水面。

如果不是那天林风眠去找程午雨,可能一切不会来的那么快。

林风眠那天早上醒来时,突然不习惯客厅的冷清,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程午雨。

长这么大,程午雨是除了母亲之外,对她最好的人,而且不是像母亲那些强迫,他是一点一滴的渗透入林风眠的生活里。

她去洗漱时,看着那两个幼稚的洗漱杯发笑,她发现她开始想念程午雨了。

上大学时,同寝室的室友刚和男朋友分开,便给他打电话,诉说思念,林风眠当时不懂。

室友以过来人的态度告诉她,“风眠,那是你还没喜欢上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你就会忍不住的,时时想念。”

那时她不懂喜欢是什么,而现在,她是喜欢上程午雨了么?林风眠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程午雨,笑着的,挑眉的,幼稚的,都是程午雨。

林风眠扶额,完了,林风眠,承认吧,你就是喜欢上程午雨了。

想通了之后,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程午雨是那样优秀的人,很难不心动。

林风眠记得有一天她心血来潮去踩水坑,最后是程午雨背她回来的。

她当时趴在程午雨的后背上,一开始有些害羞,后来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心,她轻声说,“程午雨,你都给我惯坏了。”

估计连林风眠都没有察觉到,那语气里居多的是撒娇的成分。

程午雨怎么回答来着,他说,“惯坏就惯坏呗,反正是我的老婆。”

林风眠在他的后背上笑的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程午雨,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林风眠现在迫切的想见到程午雨,想问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想告诉他,她喜欢上他了,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想和他共度余生。

她想去告诉程午雨她会努力去做一个好妻子,和他共同经营一个家。

林风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认真的喜欢一个人,她愿意勇敢一回。

她一边往程午雨办公室走,一边想,程午雨听到这些会是什么表情呢,是一脸宠溺,还是不知所措呢?

她想赌一回,因为程午雨对她的好做不得假,他也一定是喜欢自己的吧?

林风眠的脚步是急切的,正是休息时间,医院里人很少,她好像听到了自己紊乱的心跳。

办公室门是虚掩的,林风眠整理好急促的呼吸,正要推门,一个女声成功的止住了她的动作。

“表哥,你究竟答不答应我的提议啊?”

这个声音?林风眠身体一颤,是袁溪

办公室门是虚掩的,林风眠透过门缝看到,的确是袁溪?她居然是程午雨的表妹?

林风眠心乱如麻,袁溪的声音紧接着响起,“那个女人的女儿是个博士生,我妈天天因为这个骂我,说我不争气,你可得帮帮我,我妈和我说,去给那个女人送我结婚请帖时,那个女人气的脸色铁青。从小到大,那个女人的女儿都压我一头,我爸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为她骄傲的我都知道。”

程午雨叹气,“可是,小溪,你都要结婚了,还想她干嘛?”

袁溪抱着程午雨胳膊撒娇,“她妈当时上我们学校闹你也知道,闹得学校都知道我是小三的女儿,逼得我不得不转学,我恨死她们了,据说她女儿没谈过恋爱,我表哥这么帅,勾引她还不是轻而易举。表哥,你就帮帮我吧,你把她勾引到手,然后就甩掉她,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

林风眠心里那个补好的口子,又裂开了,冷风似刀般刮到了她的心里,顺着心脏进到大脑,冷,刺骨的冷。

那些独自一人承受的黑暗,又席卷了她。

她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撑着最后一丝勇气,重重的推开门。

程午雨看到林风眠先是惊喜,然后在看到她的神情变了脸色,她估计是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了。

袁溪看到表哥僵硬的表情回过身,看到了推门进来的林风眠。

她的眼神里透露着惊讶,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然后似顿悟般看着程午雨,“表哥,不会吧,你已经帮我了,我就知道表哥对我最好了。”

程午雨越过办公桌,走向林风眠,“风眠,你听我解释。”

林风眠向他走了一步,语气里带着颤音,“解释什么?解释你是怎么把我这个女博士勾引到手的?还是解释你们两个根本不认识?”

还不等程午雨说话,袁溪一脸讥笑的看着她,“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忘了你妈是怎么对我的了么?活该被人骗。”

林风眠一脸怒意盯着袁溪,程午雨上前挡开袁溪,“小溪,你住嘴。”

林风眠却以为他是在保护袁溪,心里一酸。

却还强撑着,“袁溪,我妈妈怎么对你的?你妈妈又是怎么羞辱我们的呢?她抢了我妈妈的丈夫,你抢走了我的爸爸,你们母女两人拆散了我的家。”

林风眠字字滴血,那些她以为忘记的过去,依然历历在目。

袁溪还欲说话,被程午雨推出门外,“小溪,你先走,”袁溪被推得踉踉跄跄,“表哥,你别推我,你没听见那个女人说我什么吗?”

程午雨不顾她的反抗,关上了门。

然后想去扶林风眠坐下,林风眠挥开他的手,“程医生,有意思么?我这个女博士是不是很好骗,看我被你们耍的团团转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如你所愿,我的确动了心,但不代表我可以随意被践踏。”

林风眠带着哭音喊道。

程午雨看到林风眠绝望的眼神慌了神,“风眠,你听我说,不是你听到那个样子的,我不是因为袁溪才去接近你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林风眠眼里有泪落下,冷笑出声,“喜欢?你的喜欢又有几分真心?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你和袁溪的关系?”

林风眠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怪不得说不办婚礼,你是怕谎言被拆穿。”

程午雨手足无措望着林风眠,“不是这样的……”

林风眠盯着程午雨,他看到里面有失望的目光,程午雨心疼的不行,他还想解释,林风眠已经后退着打断他,“程医生,我玩儿不起你们这种鼓弄人心的游戏,我主动退出,记住,不是你甩了我,是你的虚情假意配不上我,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一分一秒,我觉得你恶心,明天带好证件,我们民政局门口见。”

强撑的坚强,在医院的转角溃不成军,林风眠哭的撕心裂肺,被欺骗的感觉真不好受,像是被人从心脏上剜了一块肉。

她林风眠,终归还是一个人。

而林风眠不知道的是,办公室里的程午雨,也攥着拳头,捂着嘴,像小兽呜咽般哭出了声。

林风眠终究知道了他和袁溪的关系,厌恶了他,纸终归包不住火。

月明星稀,悲伤的人,谁又能安稳睡去呢?

5

程午雨等在民政局门口,眼底一片乌黑,像是一夜没睡,林风眠脸上的讶异一闪而过。

他见到从计程车上下来的林风眠的第一句话是,“你昨晚没回家,去了哪里?”

第二句话是,“我给你打了一晚上的电话,还有信息,你把我拉黑了?”

林风眠看到他的样子,有些恻隐之心,“我去酒店住的,那不是我的家,拉黑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们没有联络的必要了吧,程先生。”

她叫着他程先生,她是那么想把他和她隔离开来,他昨天担心了一夜,却不知该问谁。

所以如果她执意躲他,他毫无办法,程午雨暗淡了目光,“风眠,你能听我解释么?”

林风眠看着他祈求的目光,有一丝动摇,但一想到他和袁溪的关系,便冷了心。

林风眠不再看他,她怕自己心软,于是径直向民政局里面走去,程午雨在她背后出声,“这个婚我不会离的,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看看你,你没出事我就放心了。”

林风眠气闷不已,“程午雨,你这样有意思么?”

程午雨看着她一阵恍惚,他也曾问过自己,程午雨,你这样有意思么?你这样对一个女孩儿执着有意思么?

林风眠可能不知道他第一次见她,那还是在小姨夫的屏保里,那个小女孩儿刚打完针,趴在爸爸的肩膀上,眼角还挂着泪珠,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委屈的样子。

他问小姨夫那是谁,他说是风眠,那是他最对不起的人,他懂事的没再问,后来才从妈妈口中得知,小姨的那些事情,全家都对小姨指责,可却也没办法,只得接受,毕竟是亲人。

但唯独他却莫名的对那个女孩儿上了心,没了爸爸,打针再哭了怎么办?

没想到他会有机会见到那个女孩儿,那是他刚进医院实习,正好轮岗到外科,带他的师父让他跟一台阑尾手术。

猝不及防的,那个女孩儿的名字就那么映入眼帘,林风眠。

再看那个女孩儿,模糊的那张照片又逐渐清晰起来。

师父边做手术边和他说,“这女孩儿,特别坚强,急性阑尾炎,自己打车来的,疼的厉害,硬是一声没吭。”

程午雨看着紧闭双眼的女孩,心里抽抽的疼,那个打一针都哭的掉泪的女孩儿,是怎么长成这样坚强的样子的。

情不知所起,程午雨对林风眠上了心。

林风眠不知道,在她住院时,有一个人总在偷偷的关注着她。

林风眠那时没有告诉母亲,护士建议她请个护工,她也拒绝了,程午雨总能看到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咬着牙,一步步走向洗手间。

于是,他想办法给她空出一个单人间来,那里面独立卫浴,然后偷偷的送她水果,却不敢留下姓名,他看着她忍着疼痛,却还努力安慰哭泣的孩子。

她的一举一动,程午雨像着了迷般的注视着她,他有时都感觉自己是个偷窥狂,可却控制不住自己。

后来直到林风眠出院,他怅然若失,他没经过情事,但却知道,他喜欢上这个女孩儿了。

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去看,旁人只当他眼光高,却不知他心里已经住了人。

但因为小姨的事情,他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先和父母说了这件事情,父母感叹缘分的神奇,母亲说,“怪不得你一直不找女朋友,害我和你爸以为你喜欢男的呢。”

他暗笑母亲的脑洞大开,父母一直很开明,只是告诉他,“只要你想好了就行,也苦了那个孩子。”

但他一直没敢出现在她面前,只敢偷偷的关注她。

后来,他知道她考上了博士,他知道她当上了大学老师,也知道了她相亲市场的无人问津,他暗骂这些人有眼无珠,又有些期待,他和她是不是可以有个未来呢?

却没想到袁溪会先找到他,贬低她是个大龄剩女,还想出了那样难以启齿的报复方式。

他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但更迫切的想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为她遮风挡雨,不给别人伤害她的机会。

于是他托了王婶儿牵线,于是有了那份结婚协议,一切只不过是他的借口,他接近她的借口。

和林风眠婚后的每一天,他都像活在美梦里,做梦都要笑醒,却没想到梦醒这么快。

她说他恶心时,他的心都在滴血,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他不想再失去了。

程午雨不顾背后林风眠的质问,径直离开了。

6

从那天开始,林风眠就多了个尾巴。

只要程午雨不上班的时候,都跟在林风眠身旁,吃饭时,就坐在隔几桌的位置,一直保持着安全距离。

林风眠的房子租出去了,她只好天天住酒店,却未曾想,有一次取外卖开门恰巧碰到了对面探出头来的程午雨。

林风眠气的摔上了门,她也曾经想过向母亲控诉程午雨的恶行,到最后还是作罢,她怕母亲用语言伤害程午雨。

林风眠承认她对程午雨还是喜欢的,她只是有口气出不来,那种被蒙在鼓里,而且还是那样的关系。

林风眠自己都没察觉到,她内心其实是接受程午雨喜欢自己这件事的,毕竟如果只是为了耍她,不用走到结婚那一步的,还有这三个月来每天的陪伴,程午雨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她道歉。

只是她还没做好准备,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程午雨。

直到那天,单位里一群年轻人提议去KTV跨年聚会,她推辞不掉,便一起去了。

一堆年轻人玩儿的很嗨,都有些喝高了,结果意外发生了,有一个一直对她有好感的男同事,借着酒劲,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大声向她告白。

这是林风眠没想到的,周围同事都在起哄,她有些手足无措,包厢门被猛的推开,程午雨急切的望过来。

同事们一时停止了起哄,有女孩儿出声,“帅哥,你找谁?”

程午雨眼里看不见别人,径直朝林风眠走来,把手伸向她,“老婆,不生气了,好吗?跟我回家吧。”

周围同事们惊讶的不行,一是他们不知道林风眠结婚了,二是不知道她老公居然这么帅。

一堆人各怀心思,都盯着林风眠,尤其是表白那个男同事,林风眠被众人注视着,不由得叹了口气,把手放在了程午雨手里,程午雨立马攥紧。

然后转身面向众人,“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们登记比较仓促,等办婚礼了,各位一定要赏个面子来喝杯喜酒,今天我就先带我老婆走了,账我已经结过了,希望你们玩儿的尽兴。”

众人回过神来,都说恭喜,然后目送两人离开。

再一起安慰刚才表白的男同事,天涯何处无芳草

程午雨拉着林风眠一路,嘴角的笑压也压不住。

林风眠终于爆发了,“你究竟在笑什么?还有,手能不能松开,疼死了。”

程午雨停下来,手却没撒开,手劲小了不少,他满眼深情的望着林风眠,“我不松,我这辈子都不松。”

林风眠被他眼里的情意看的脸升温了不少,低下头笑骂,“幼稚鬼。”

程午雨用另一只手环抱着林风眠,林风眠初时挣扎,程午雨却越抱越紧,后来她便放任他了。

然后程午雨换成了双手拥抱着林风眠,把头埋进林风眠的肩窝里,不一会儿,林风眠感觉到脸边有湿意,心里一颤,程午雨闷闷的出声,“老婆,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林风眠把他头抬起来,程午雨赶忙去擦眼泪,林风眠大声说道,“程午雨,你别告诉我你哭了?你骗我,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

程午雨把脸撇到一边,嘴硬道,“我没哭,还有,我也没骗你。”

林风眠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把他头掰过来,“程午雨,我们好好谈谈。”

然后在昨日今朝咖啡馆里,程午雨把他认识她的过程,那些挣扎,袁溪找他他拒绝的事情,还有这些日子的苦闷都一一向林风眠诉说了。

林风眠打趣道,“没想到程医生还是个痴情的人。”

程午雨看到她笑了,这些日子萦绕心底的阴霾一下子就散了。

他认真的问林风眠,“那你是原谅我了么?”

林风眠没有想到有一个人,这么久,一直关注着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呵护着她,她何其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个人。

林风眠真心的笑出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一时气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而已。”

“而且,”林风眠握着程午雨的手,“我那天去,就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程先生,可以接受我做你的程太太么?”

那个一直放在心里珍藏的女孩儿,说她要成为程太太。

程午雨眼睛有些湿润,林风眠笑出声,“程午雨,你可别哭,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是个爱哭鬼呢。”

程午雨也有些惊讶自己的感性,“我那是感动,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不解风情呢?”

两个人相视一笑。

谢谢你让我知道世界上会有一个人一直爱我,谢谢你让我不再孤单,我遇见你时,你也爱我,何其幸运,与你相遇。

放在心里很久的人,成了枕边人,幸好,我们没有错过。

后记:

林风眠找了时间带着程午雨去和母亲讲清楚,他和袁溪母亲的关系。

没想到母亲很平静,“亲家母早和我说了,你还以为瞒我瞒的好呢?”

这让程午雨松了一口气,并暗自佩服了自家母亲。

母亲继续说,“你婆婆说的对,我们这辈的恩怨,何苦连累小辈。”

林风眠听的直想哭,她知道父亲离开后,母亲的不易,她也知道她恨了父亲和程午雨小姨很多年。

但母亲终归是要放下了,为了她,林风眠像小时候母亲抱她一样,拥住母亲,“谢谢妈妈。”

母亲眼眶湿润,“你别怪妈妈对你太严厉,妈妈也是迫不得已。”

林风眠轻轻点头。

程午雨看有阳光照进来,照在林风眠身上,心里不由得一暖,以后,换他来照顾她,为她遮风挡雨。(原标题:《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