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驰电掣赛季2(星驰电掣赛季1)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文|汪胡桢【汪胡桢文集】整理人:黄国华、蓝豚、尹引(一)溯原海塘之沿革史,可视为我先民克服自然而争生存之经过。当我先民宅居吴越平原之始,必先择潮汐所不及之陆地,以耕以稼。其后生息日繁,耕地不敷,始进向垦殖潮汐所偶至之涂地。於是为抗拒咸潮,蓄养淡水起见,乃有海塘之建设。钱塘江自杭州以下,流入平地,北岸除皋亭(临平)澉浦乍浦,南岸除赭山龛山等数丛丘陵而外,均属沮洳

文 | 汪胡桢

星驰电掣赛季2(星驰电掣赛季1)

汪胡桢文集】

整理人:黄国华、蓝豚、尹引

星驰电掣赛季2(星驰电掣赛季1)

(一)溯 原

海塘之沿革史,可视为我先民克服自然而争生存之经过。当我先民宅居吴越平原之始,必先择潮汐所不及之陆地,以耕以稼。其后生息日繁,耕地不敷,始进向垦殖潮汐所偶至之涂地。於是为抗拒咸潮,蓄养淡水起见,乃有海塘之建设。

钱塘江自杭州以下,流入平地,北岸除皋亭(临平)澉浦乍浦,南岸除赭山龛山等数丛丘陵而外,均属沮洳低陆。故在海塘未筑以前,江水游波所及,北岸当与太湖通呼吸,南岸当远抵萧绍诸山麓。

吴越平原之地盘本有下沉之迹象,但因扬子江及各河川挟带而来之淤泥,填积较下沉为速,故陆地仍渐出现,上述各丘陵所在,人民先聚居而成村落城邑。此可以沿海州县建立之年代,以证实之。迨两岸沮如之地,既化为圩田,则为蓄清拒浑计,势须将咸水侵入之港汊,一一堵塞。滨江滨海之圩隄,遂彼此连接而成为一线之海塘矣。

钱塘江口潮汐汹涌,地平土疏,故南北岸线变化非常。汉唐至元流经龛赭两山间,称南大门,明永乐间,徙至河庄山与海宁县城间,称北大门。清乾隆十二年徙至禅机山与河庄山间,称中小门。安流十五年后,竟於数月之间,又淤成平陆,江流复归於北大门。至破岸北窜,溃长安坝,毁海宁城垣,侵入内河,亦数见诸史传。钱塘江迁徙之频繁,诚可与黄河称伯仲矣。

历代海塘之建设,均以阻水北犯,保障太湖榖仓为要图。以性质言,则海盐平湖,位於于尖山口外,滨临大海,故所建之塘为纯粹之海塘。杭州海宁,位於尖山口内,上有山水之下注,下有钱江涛之驰突,江中阴沙倏忽起伏,南北滩岸因时坍涨,性质迥异,故建之塘,实为河口堤坝之一种。明代以后,盐平塘工大体完成,而其重心工作乃集中於杭州至小尖山之一段。兹按江流变化之往迹,略述历代塘工之沿革。

(二) 汉唐至北宋之海塘

汉代钱唐县东一里有捍海大塘,始见诸水经注与后汉书。此后书简有缺,阅七百余年间,无复言及海塘者。唐书始载盐官有捍海塘,长二百二十四里,开元元年(公元713年)重筑,又言会稽东北四十里有防海塘,自上虞江(即曹娥江)抵山阴百余里,开元十年(公元722年)增修,言重筑及增修者,知不始於开元间也。然何时始筑,已不可考。

唐代海潮,颇为杭人患,白乐天刺郡日,当为文祷於江神。梁开平四年(公元910年)八月钱武肃王,始筑捍江塘,在候潮通江门外。吴越备史载:“王将筑捍海塘,因江潮冲激,命强弩以射潮头,遂定基,复建候潮通江等城门。又亲祝胥山祠,为诗一章,函钥至於海门。既而涛头遂趋西陵(今西兴),王乃命运巨石,盛以竹笼,植巨材,捍塘,基始定。其重濠叠堑,通忂广陌,亦由是而成焉。”足徵杭州都市之建立,与捍海塘之完成,有密切之关系。

自钱氏捍海塘完成后,江潮不为患者亘百年。宋大中祥 符五年(公元1012年),杭州始因潮击西北,岸易坏,稍逼州城,居民危之。知杭州戚纶转运使陈尧佐请遣使自京师部埽匠濠寨赴州工役,从之,遂以埽岸(又名梢楗,按即柴塘)易柱石之制(按柱石之制即钱鏐所用竹笼柱法)。七年转运使李溥等以为非计,复用钱氏旧法,实石於竹笼,倚叠为岸,固以椿木。

景祐四年(公元1037年)转运使张夏以故隄率薪土难治(按即柴塘),不一二岁辄坏,虽勤缮构,卒不足恃而重劳民力,乃作石隄一十二里。后置捍江兵士五指挥,专采石修塘,随损随治,众赖以安。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转运使田瑜等复修石隄二千余丈,於冲激虑,设竹络,实以小石,并圆折其岸,以杀水怒。隄崇五仞广四丈,石坚土厚,相为胶固,杀上而方小,外强而内实。以意度之,当为条块石块或块石护坡之类。

(三) 南宋及元代之海塘

自北宋之末,赭山以外之江流(即海宁一带)已有北侵之趋势。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兵部尚书张阁言,比年水势自海门过赭山,即回薄岩门白石一带北岸,坏民田及盐亭监地,东西三十余里,南北二十余里,江东距仁和盐止及三里。

六年(公元1116年)知杭州李偃言,汤村岩门白石等处,并钱塘江,通大海,日受两潮,渐至侵蚀。八年汤村海溢。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盐官县亦溢。县南至海四十里,而水之所蚀,去邑聚才数里,邑人甚恐。盖至是江流已有北趋北大门之朕兆矣。

南宋建都临安,钱塘江密迩几甸,故於临安江岸,修筑至勤。赭山海门以外,时坍时涨,初未措意。嘉定十二年(公元1912年)盐官海决,始下浙西诸司条具筑捺之策。十五年命浙西提举刘后於盐官县治南北各筑土塘。然自是胥涛澎湃,冲蚀隄岸,荡析民居,前后不知凡几。终南宋之世,海患固无已时也。

元承南宋之后,潮患时作。大德三年(公元1299年)盐官州塘岸崩,派官相视,以虚沙复涨,难於施力而止。延祐七年(公元1320年)海汛失度,累坏民居,陷地三十余里,议将州后北门,添筑士塘,复以沙涨未果。

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盐官海溢,毁捍海隄三十余里,徙民居千余家以避之。有司请筑石塘,则诏曰筑塘是重劳居民,不许。四年二月风潮大作,冲捍海小塘,坏州郭四里,八月秋潮汹涌,水势愈大,乃下木柜石囤以塞其要处。

天历元年(公元1328年)八月忽海岸沙涨,东西长七里余,南北三十步至数十百步,渐见南北相接,西以赭山雷山为首向东接涨靡已。有司以水息民安入告,遂改盐官州为海宁州。

(四) 明代之海塘

明代江流变迁渐烈。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以后,三十余年间,杭州江隄屡圮,沉溺民居及田地至移,海宁亦溺死人民,漂流庐舍,坍塌城垣。

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始发军民大举修筑仁和海宁及海盐土石塘岸一万余丈。惟是时赭山已没於海,十一年夏五月江潮平地,水高寻丈,仁和十九都二十都(约在今七堡至赭山间)居民陷溺,田庐漂没殆尽。十八年夏秋霖雨风潮,坏长安等坝。东岸赭山岩门山蜀山故道淤塞,於是江流经北大门,创古今未有之奇变。

成化七年(公元1471年)风潮决江岸四百余丈,十三年,海宁决隄,荡逼城邑。众事钱山乃采石於安吉临平诸山下,以竹络木柜,泛滥始定,复筑副隄十里。塘成,适沙涂壅涨其外,乃增高培厚,屹如巨防,自是塘安者亘百年。

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五月海宁飓风大作,海啸,漂溺民居,塘圮二千余丈,咸水涌入内河,坏田地八万余亩。五年修复。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七月海宁飓风遽发,雷雨如注,海啸,潮头直架树杪,庐舍荡析,被灾者四千余户。后以石囤木柜为之堵塞,会海沙复涨始已。

明代海盐石塘之建筑渐臻完善,为日后杭海塘工所取则。洪武时捍海塘成,系用石方尺余,长八尺或六尺,从而磊之,内实黄土,高与之齐,厚五倍之,使石不震撼。然岁久仍为潮圮。

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杨瑄以意改为坡陀形(即斜坡石塘),后十余年亦圮。宏治初元(公元1488年)谭秀复改为叠砌式,十二年王玺继之,加意於叠砌之法,而塘制乃大备,开清代鱼鳞石塘之先河。嘉靖间海连溢,塘圮视前倍增,惟王公塘独无恙,因呼为漾塘。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黄光升因王玺之法益详究之,故其所筑塘独善。海塘初无字号,黄光升始以千字文为号,每号二十丈,其后亦为全塘所采用。

(五) 清代之海塘

清初,江流经北大门未久,北岸石塘尤未全筑。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八月飓风海啸,冲溃海塘二千余丈,次年乃建石塘。自是塘外涨有护沙亘数十里,居民筑舍其上者数百家,号无名村。近塘沙性渐淡,种植棉花,沿海新沙,则刮卤煎盐,人收其利,无复知有海患。

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秋潮陡发,塘隄溃陷。巡抚朱轼治之,以木柜实碎石为塘根,用大石高筑塘身,又用木柜贮碎石为坦水,外砌巨石为护。

五十九年巡抚朱轼奏称,老盐仓一带当江海交汇,土塘随浪坍颓,北岸皆系民田庐舍,汊港俱与上河通联,东即长安镇,与下河官塘,仅隔一坝,若不急筑石塘堵御,万一土岸坍尽,决入上下运河,则盐潮直注嘉湖苏松洲郡,关系甚钜,因请砌筑石塘,是为清代建筑鱼鳞石塘之嚆矢。朱轼既筑成五百丈后,以升任去,屠沂继任,以土浮不能钉椿砌石,且斯时老盐仓外,沙涂渐涨,遂奏请停止,仍建柴塘。

雍正初年,江流又复直逼海宁塘根,陈文港至尖山二十余里间首先告警,继及老盐仓一带。时均以草塘土塘乱石塘等暂资抵御。七年(公元1728年)南岸中突有涨沙,阻扼潮头,直射北岸,护沙无存,东自尖山,西至翁家埠,绵亘百里,皆临大海。

西塘岸边水深二三丈,东塘则潮头自尖山直趋而来,势猛溜急,在在危险。十年冬总督程之章奏称宁邑东西各塘,近日潮势危险,实有倍於往昔。石塘办石艰难,土塘苦无旷土,草塘只堪堵御一时。其应作何修筑以垂久远之处,请钦简大员查勘定议,可见斯时海塘棘手之一斑。

次年朝廷特派内大臣海望等前往查勘,奏称南大门早已淤成平陆,数十年前,尚由中小门出入,嗣后逐渐徙至北大门。故年来北大门之桑田庐舍,已成沧海。若遏抑江海之狂澜,使其仍归中道,恐非人力所能为者。

今江水大溜,紧贴北塘,直趋尖山塔山之间而出,引入海潮,冲激塘身,护沙日卸。若於尖塔两山之间堵塞,使江水海潮,仍向外行,则北岸护沙,可望复涨,果能北涨,自必南坍,水道亦可望其南徙,石塘可以不必改建。如仍无涨沙,改建似亦未迟。又云现在草石各旧塘一时未能改筑,应请於海塘之后添筑土备塘一道,比旧塘再高五六尺,务令今年秋汛以前完工,万一风潮泛滥,有此备塘抵御,可以护卫云:旋奉谕旨所议俱属妥洽,若再於中上小门开引河一道,似更有益。

时程元章仍致力建筑石塘,奏称石塘现在办运物料,择吉开工,尖塔两面山间难以筑坝,中小门难以开挖,与海望之主张及谕旨相左。十二年乃派隆升前往总理。

是年三月隆升奏称河庄山东首旧有南港河一道,柴泸船只,不时往来,今西首沙淤者仅十五里,挑浚甚易。五月又奏四月初四日开工,二十九日告竣,计浚中小门引河,自淡水埠至盐卤埠长二千七百九十余丈,面宽十二丈,底深二丈,水深一丈至一丈四五尺。又北大门南港引河西自大坍湾,东至分金埭,长二千七百丈,面宽四丈至十丈,底宽六丈,水深六七尺。是年又自龟山脚(近尖山)起至仁和(今杭州)李家村止建土备塘,长14048.5丈,底宽五丈,顶宽二丈四尺。

隆升又请即在尖山内外口,先筑浮坝,再用竹篓盛石於尖塔两山间堵筑石坝。奉旨允行。是年九月开工。

十三年(公元1734年)六月风潮大作,北岸海塘坍溃一万二千余丈,降旨切责程元章隆升等意见参差,无公忠之念,不能先事预防。时朱轼年逾七旬,应命前往督率。上谕谓工程浩大,需用钱粮,断断不可吝惜。旧塘先须修筑完固,以资捍御,切不可因塘身临水,揶动尺寸。修建鱼鳞大石塘乃一劳永逸之计,不可因塘外涨沙,停止修筑。纵使沙涨数十百里,民人居处耕种,亦不可恃,必须大工完竣,方可垂之久远,於地方有益等语,惟是年世宗驾崩,高宗继位,朱轼奉旨留阁,改派江南河道总督嵇曾筠总理塘工。

嵇曾筠抵任后,奏请於旧塘后择基建筑鱼鳞石塘。又奏称“宁邑塘工之患虽在北岸,而致患之源,则在南岸长有沙滩,绵亘百余里,又有沙嘴挑溜,遂致江海水势,全向北趋。是欲治北岸之水患,必先治南岸致患之源。再三相度,惟有借水功沙之法,在於南岸沙洲,用铁器具疏挖陡崖,俾沙岸根脚空虚。乘冬季西北风多,海潮往来,使之自为冲刷,陡势坍卸,已有数十里之远。

现仁和至海宁翁家埠老盐仓一带,旦夕涨沙,亦有数十里,水势已向南趋,北岸渐臻平稳,新旧塘隄,可以次第施工”。时中小门所开引河,未能吸引江溜,南港河又在北大门之中,挑溜仍归海宁对面,有损无益,随浚随淤,迄无成效。尖山坝工,一载有余,虽筑完一百余丈,而未堵之处,尚宽七十余丈,潮汐往来,溜势湍激,合龙艰难,告竣无期,故嵇氏遂奏请停开引河并暂停尖山堵口工程。是年隆升与程元章均解任回京。

乾隆二年(公元1737年)嵇曾筠以修筑鱼鳞石塘所用条石约五六十万丈,必由海洋转运,而沿海渔船,板片单薄,每有漂失,故奏请自造运石船只。是年又编石草各塘字号,以千字文为序,统以二十丈为一号,建竖碑碣,计仁和塘72号,海宁塘640号。四月大举兴建海宁东西石塘,至八年二月(公元1743年)告竣,共建6097丈,连前朱轼等所建,合计7102丈。

四年(公元1739年)巡抚卢焯奏称仁和海宁交接地方,以前潮水贴塘而来,今水势日南,涨沙绵亘数十里,刮卤煎盐,已成原野。十月又奏水势南趋,经由父子山外,尖山坝口仅通回溜,可以一举合龙。九月奏请海宁后缓修旧塘,悉筑鱼鳞石塘。十一月总督德沛请改老盐仓等处柴塘为大石塘。次年闰六月尖山坝合龙完成。八年总督那苏图奏称,自仁和章家庵至海宁华家弄止,约二千四百余丈,塘外俱已涨沙,绵亘数里。

九年(公元1744年)巡抚常安用切沙之法,於蜀山南挑沟引溜,以顺水势,於北岸安置竹篓石坝,挑溜挂淤。十二年工竣。十三年大学士高斌查堪海塘后奏称,北岸自章家庵至尖山脚并皆巩固整齐,塘外向日洪涛巨浪之区,今则变成场灶,遥望新涨淤滩,绵亘四五十里,而中小门引河,导引江溜,畅流直下,全塘得保无虞。

三月巡抚顾琮奏报中小门引河故道於十二年十一月初十日以北流直趋,大溜冲刷,河身甚为深宽,居民有拆屋移徙者。四月大学士公诺奏称北岸尖山江水大溜悉归中小门,畅流直下,北大门沙涨已成平陆。

葛岱山北沿水之处,约计二十余里,直绕蜀山北面。其海宁南门石塘外,亦涨有老嫩沙滩约一十五里,远者至二十余里,中小门引河自上年十一月内冲开以来,初宽二十余丈,今至四百五十余丈,月内已冲至三里之宽,钱江大溜难行葛岱山以南,而逼近山足之水,仍复从山后漫流,刷有潮沟。自江流出中小门后,北岸塘工为之安谧者凡十五年。

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江溜海潮又复全趋北大门。巡抚庄有恭奏称江海坍涨倏忽非常,安流十余年之中小门可以数月而全淤平陆,千百丈之北大门,可以数月而遽开。时老盐仓迤西之华家弄翁家埠沙滩尚未坍动,乃准备柴料,以资抵御。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水临塘脚,时高宗南巡到浙,亲临指示,建竹篓坦水,以事保护。二十八年潮入尖山斜趋西北而来海宁,观音堂迤西至华家弄潮沟外老沙较前刷卸八十余丈。

自江流复趋北大门后,北岸塘工又亟。每年建筑柴塘,坦水,盘头,竹篓,土堰等几无虚岁,鱼鳞石塘亦继续兴建。四十五年仁和西塘章家庵(今十三堡)外江中发现新涨阴沙,日渐宽阔,距塘二里,潮汐回溜,逼近塘根。旋头围地方,又涨阴沙一块,致潮势直射塘身,塘外水深有达二丈有余者。次年范家埠(今十四堡)对面涨沙分裂为二。未几新沙逐渐移近塘脚,长约四里,阔数十丈。以施工困难,乃用沉船为基,建筑挑水坝十二座。五十五年春自潮神庙起至乌龙庙(在今头堡西)止随塘涨沙,绵长五千七百余丈,宽自200至1590丈不等。

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浙抚报称范公塘(即今杭州七堡至头堡)一带新涨阴沙二千余丈,南岸童家湾刷去旧沙一百余丈,朝廷认为北涨南坍之佳兆。七月北岸东西二塘复涨阴沙各长二千余丈,宽二三百丈,并已逐渐加高,沙性坚实。但是年八月以后范公塘外旧沙开始坍刷,六年三月水势逼近塘根,又成北坍南涨之局。

道光元年至九年间尖山迤西至潮神庙(在海宁迤西)一带塘下,间涨水沙,但坍徙无定。其后逐渐刷尽,而自道光五年起对面当山脚下开始涨沙自八十余丈增至四千余丈,高自丈余至二丈,是为萧山南沙之泛滥。因江面被逼,致北岸石塘坦水,屡遭坍陷。十三年春南沙又涨宽三千余丈,正对念里亭泛(在今十堡)等处,险工叠出。十月间南沙更向北增涨,全潮北趋,北岸塘外涨沙,坍刷殆尽,塘工益形吃紧,尤以念里亭一带南潮高涌,无泛不漫塘面,人无站脚之地。十五年范公塘鸣字号迤西至常字号止长461丈,场外片沙无存,工具临水。

十四年大修北岸塘工,十六年完成,修筑新塘2930丈。工竣,定岁修经费二十三万余两,并於每年二三月间派委大员,前往南沙,周历覆勘,禁止圈占沙地,自是海塘随损随修,得以无事。及二十年后,因款项目揶欠,每年减至十二万至十八万两,致险要工程一概停修。二十九年风潮猛烈,石塘次第坍圮。

咸丰初,承道光末叶雕敞之余,海塘险工迭出,虽略加修筑而於事鲜济。迨洪杨军兴,海塘岁修经费,全部揶充军需之用,而海塘遂不可问。十年十一年(公元1860-1861)沿塘各县迭遭兵燹。

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杭州克复,办理善后,以塘工为江浙两省善后第一要务。御史洪昌燕於是年九月奏称,海塘年久失修,近日坍塌愈甚,潮水内灌。自仁和海宁交界之翁家埠以至许港,其间支港桥梁,悉被冲损,所过积沙一二尺厚。且直 海宁城根。

本年五月二十三,二十八两潮灌入州城,将城外穴桥,城内堰下坝全行冲去云云。嗣护理巡抚将益沣先行修复土备塘及海宁绕城石塘,又於尖山至李家泛各石工缺口均修筑柴坝堵塞,以御急湍,时全塘尤险工3800丈,最险工4300丈,四年续坍396丈。因料款俱缺,无法修复。经左宗棠奏停浙江月解闽饷十四万两,专留为塘工之用,始得稍有头绪。

斯时承大兵之后,购料做工集夫均困难异常。巡抚马新贻、始以建筑海宁绕城石塘事疏称,椿木以前物产繁滋,数十万根,招商承揽皆能如期运到,自徽浙被扰,多半焚斫,商人因磐运维艰,承办者甚少,只得委员入山采购,水陆解送,所费益多。

块石购於富阳长口馒头山,条石购於山阴羊山鸟石山,向来岩户约有数百家,今则重价招募,不过数十家。运石之船趁潮来往一月只能两次,各场卤船既少,百官开梢船亦属无几,即多洽水脚,装运亦不能迅速,此购料较难之情形也。

也前塘外尚有护沙十数里,多系陆地挖槽,昼夜皆能兴作,此时护沙久经刷尽,潮水直逼塘根,水深六七尺至丈余不等。先圈月坝遮护,而潮激水深,势难抵御,退后又逼近城垣,难移尺寸,故不得不仍循坍塘旧址建修。

海潮一到,即须停止,大泛之日工作不过两时,小泛之日,工作不过三四时,一交春季,潮汐日旺,更难措手,此做工又难之情形也。以前开办大工,椿架数百副,需夫数千名,旬日之间,一呼而集,今逃亡殆尽,而非习是业者又不能应募。自开办柴工将近两年,多方招集,仅有四十余副,顾此失彼,此集夫亦难之情形也。

时李汛五堡(杭州境)至尖山止一百四十余里悉皆面临江海,南岸淤沙日宽,有相距不过数里者,致潮势全趋北岸,直迫塘身。六年正月总督吴棠,巡抚马新贻疏称於潮汐来时,亲立塘上,详加察看,远见海水自东南进至尖山以内,始行涌起潮头,直扑念里亭讯,折而至南,复又北趋,电掣星驰, 倏忽百数十里,涨水至一丈数尺。其间以念里亭翁家埠及李汛之九,十,十一,十二等堡,最为迎潮吃重之处。

杭海段海塘斯时原建石塘17022丈,现在缺口百余处,长4496丈,拗裂外拜石塘2219丈,原建埽工柴塘12805丈,盘头29座,现在塘外埽工及盘头均已无存。原建条石坦及块石坦11064丈,现在间有存留。土备塘尚一律完整。盐平塘工,计泼损石塘187丈,土塘553丈,柴工18丈。时以工艰款绌,故马新贻有十年为期之计划。至同治十三年,杭海临水石塘乃次第建复,惟余念汛大口门1860余丈。

念汛口门自光绪元年七月於柴坝后面兴筑。全工自轻字号起至宗字号止,共长1860丈,分三限兴修,每限620丈至六年九月全工完成。此后数十年内仅修筑盘头柴坝埽工坦水等零星工程而已。三十四年御史吴纬炳始奏称近来潮势极 形险恶。向来潮信潮头过后,为南风所激,漫溢上塘,是为二潮,今则头潮自东而西,远望尚只一线,其南岸先起一潮,自西而东,两潮冲激高浪接天。其形先若丁字,继或曲尺,两路迫蹙,愈涌愈高,直接塘岸。东塘匡合盘头以西营字号至车字号为最险,而佐字等号二百六十丈为尤险。

光绪末年,定海塘岁修经费为十七万四千两。时海塘工程积损太多,因於是年设海塘工程总局,大加整顿。

宣统元年巡抚增韫请增拨六十万两,每年十五万两,以四年为期,以济要工。经度丈部核定,於盐斤加价解部款内年拨九万两,本省留用款内拨三万两,杭州关税项下拨三万两。并三年六月编制海塘警察,常川逡巡。

(六) 民国以来之海塘

民国成立,於海宁设塘工总局,於海盐设塘工分局。试以混凝土制巨方块以建大塘,以人民反对而止。制成方块五百余,均弃置七里庙塘内。五年测量两岸海塘,时南沙淤涨甚烈,江岸围绕河庄山外达五公里,蜀山以北三公里半,蜀山以东八公里半。

自翁家埠至海宁县城间江面只宽五公里,东自尖山西抵南龙头,塘均临水,南龙头至五堡沿塘仅留嫩沙。民国六年於七堡轻字号至且字号石塘内建混凝土塘一段,长三里余。民国十六年,设钱塘江工程局,南岸绍萧民营塘工收为省辖。

十七年改称水利局。次年於南岸长山外兴建大挑水坝,坝成,西兴长山间,淤地甚广。对岸沙地亦继续增涨,南沙赭山至蜀山间沙滩开始坍卸。蜀山以东,又复淤涨。在此期间於海宁溪伊义密等字号试建斜坡石塘一公里许。

抗战期内长山西兴间南岸沙地继续淤涨,对面北岸,坍削甚烈。民国三十二年海宁至尖山间江中发现阴沙长四十里阔四五里,分中泓为二股,北股宽约二里,搜逼塘根,致自沈家板至七里庙间塘身间段倾圮,总长达三公里余,而以陈文港为尤烈。南股宽约五里,直冲南沙,三岔埭小泗埠均沦於海,熟地冲毁者数万亩,头蓬镇亦凭临江岸,岌岌可危,居民咸拆屋移徙。

胜利后,首用柴塘堵塞陈文港一带及南北两岸大小缺口,民国三十五年成立钱塘江海塘工程局,修复海盐及绍兴各海塘各缺口,又利用七里庙之混凝土方块重筑海宁爵字号绕城大塘,培修陈文港土备塘。於陈文港一带建椿石盘头十三座,挑水至离塘五十公尺处,塘身得免外倾,北股水道,亦有逐渐淤填之倾向。时杭州三堡至五堡间,塘外沙地日卸,四堡埽工埋没土中已六七十年,又复见水,乃於此抛置沉辊建筑块石护岸工程,以护塘身,建挑水坝五道,以固塘脚。

以目下江流形势而观,自尖山至翁家埠,已有涨沙之趋势,果尔,则该段塘工得告小康,惟潮汛难以预测,陈文港一带缺口仍须逐步补筑,庶可高枕无忧。杭州头堡至七堡间,沙涂日卸,形势渐紧,该处埽工朽败,难当捍卫,故沿江挑水坝与护岸工程之建筑,实不容稍缓矣。

(原载民国36年《建设》季刊第一卷第四期)

(待续,,,)

–END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