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避孕套大了(梦见避孕套被别人发现了)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葬礼我从小就有有点酒量,用我家老头子的话来说这是遗传的。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多能喝,只记得去年和陈悦突然冷谈起来时,有一天我从旁晚7点钟开始喝各种各样的酒,一直喝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最后还是李鸣找到了我,把我送回了家,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喝到断片,第二天醒来后,头痛欲裂。我从来都不大喜欢白酒的味道,白酒在我嘴

葬礼

我从小就有有点酒量,用我家老头子的话来说这是遗传的。我不知道我到底有多能喝,只记得去年和陈悦突然冷谈起来时,有一天我从旁晚7点钟开始喝各种各样的酒,一直喝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最后还是李鸣找到了我,把我送回了家,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喝到断片,第二天醒来后,头痛欲裂。

我从来都不大喜欢白酒的味道,白酒在我嘴里永远都只有一个味道,那就是辛辣味。可我就是能喝酒。“你这么能喝酒啊,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呀?”陈悦在我的大腿上掐了一下低声问我。我还没回答,“准岳父”就对陈悦说道:“闺女,去把我那瓶93年的茅台拿过来,我今天要和小王喝到尽兴…….”

喝一次酒,就改变了陈悦爸爸对我的看法。陈悦蹬蹬蹬跑了过去又拿来了一瓶酒,我和她爸已经喝完我带来的两瓶酒……

这一瓶酒打开后只喝了半瓶,陈悦的爸爸就说话语无伦次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扶回了房间里“小王,今天别回去了,明天我们继续喝…..”都喝成这样了,还惦记着明天继续喝酒的事,看来我这“准岳父”是真的爱喝酒…..

“来酒神,喝杯茶”陈悦又挖苦我,我接过茶杯后,陈悦站在沙发后面给我按摩头部,这会是真的有点晕乎乎的,陈悦的手法还不错。他的手顺着我的头皮慢慢地快落到我的耳朵上了,“不好,她又要拧我的耳朵了。”我心里一惊,想逃离她的魔掌,陈悦很喜欢拧我的耳朵,没有理由,只要她想拧的时候随时随地我都得受着。“坐好,别动。”陈悦觉察到了我的小心思,不过她没有拧我的耳朵,而是用双手在我肩膀上按了起来,“好舒服啊”我背靠在沙发上仰起头望着正在为我按摩的陈悦心里默念道。

陈悦深情地望了我一会儿,俯下身子亲来过来,我们接吻还不到一秒钟,她就抬起了头“满嘴的酒味,难闻死了”说完还装出一副嫌弃的模样擦了擦性感的小嘴巴。

我见状站起来隔着沙发就抱着她吻了起来,这次陈悦没有再拒绝我,吻了一会儿,因为刚才喝了不少酒的缘故,这时我感觉有些头晕。陈悦也觉察到了我的异样,牵着我的手上了二楼….

陈悦家的复式住宅一楼布局只有一间她父母居住的卧室。二楼是陈悦的卧室和一间书房、一间客房和一个小客厅。

到了二楼陈悦径直将我带进了她的卧室,我本以为今晚会睡在她家客房。

一进屋我就躺在了陈悦的床上,整个房间装饰以粉色为主,看来陈悦也有一颗少女心。算上今天我是第三次来陈悦家里,她的房间我还是第一次来。

躺在她的床上,淡淡的清香慢慢地飘进我的鼻子里,这种香味和陈悦身上的体香一摸一样。我在她床上翻滚着,并不是有多享受,只是这会儿我头太晕了,天旋地转的,感觉房顶都在晃动…..

陈悦从她卧室里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换了一件粉色兔子睡衣,煞是可爱。她蹦蹦跳跳到床边爬在我身上说“大灰狼赶紧洗澡去。”我这会儿头晕的难受,陈悦拉起我推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她已为我准备好了所有的用品,牙膏、牙刷、拖鞋、毛巾,还有一件灰太狼样式的睡衣,看样子都是新买的。

我勉勉强强地洗漱完毕,穿上了陈悦给了准备的睡衣。深秋的夜晚有了一丝的寒意,这件睡衣让我觉得很温暖。我出了卫生间跑到陈悦身边“大灰狼好吃小兔兔哦”就这样我抱着陈悦腻歪了一阵子,第一次在她家里过夜,我也不敢太出格,况且这会儿酒劲全上来了,顿时让我昏昏欲睡,陈悦把我们的手机都调成了静音,关掉灯后,她依偎在我的怀里说“抱着我睡…..”

很快我就睡着了,睡梦中我梦见陈悦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缓缓向我走来,很多亲朋好友都在场,唯独不见我的奶奶…….

“王灏,赶紧醒醒,阿姨的电话,快点起来,懒猪…”窗外的阳光刺进了我的眼睛,我用手臂遮住眼睛从陈悦手里接过电话,还没开口,老妈就着急地对我说“儿子,你赶紧回来一趟,你奶奶快不行了……”瞬间我睡意全无,蹭得一下就坐了起来,陈悦吓了一跳,笑盈盈地问我“大灰狼,出什么事了….”这时我的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心里难受得要死。陈悦见状着急地问我“到底怎么了,说话呀….”

我起身边换衣服边对她说“我妈说我奶奶快不行了,我得赶紧回老家去…..”我着急地穿好衣服,准备先回趟家拿些东西。今天是周末,接着便是十月一假期,刚好也不用请假了。

“媳妇,你这两天就住在你家里,我回去安顿好家里的事,一回来我就来接你…..”陈悦听完,脸上有些不悦地嘟着嘴说“那好吧…..”

下楼来到她家一楼客厅,我才发觉已经快中午十一点了,陈悦的父母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我赶紧跟他们告别说了一下家里的事,陈悦的父亲听完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抓紧时间快回去吧,别太伤心”接着又对跟我一起下楼的陈悦说“丫头,你跟王灏一起回去,见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陈悦听完她父亲说的话后,飞快地奔向二楼,不一会儿提了个背包就下来了,接着对她爸爸说“爸,你快送我们去机场吧,我刚拿手机查了下,十二点半有一班飞往王灏老家那边的飞机….”

出了陈悦家,她爸开着车不一会儿就上了机场高速,接着陈悦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是打给了他一个在机场工作朋友的电话。挂了电话后,她把手机递给了陈悦,“闺女,把你和王灏的身份证号码发给你宋叔,时间有点紧,一会去了你们直接就登机,你宋叔在C2登机口等你们…….”

到了机场的C2登机口,进去前陈悦的爸爸拉起陈悦的手放在了我的手上“照顾好小悦,你们赶紧进去吧,路上慢点,注意安全…..”我向陈悦的父亲鞠了躬说“谢谢叔叔,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还没说完,陈悦的父亲就摆了摆,示意我两抓紧时间登机。

飞机飞上了万米高空,我对陈悦说起了我们家以前的事。

我家的老屋原本是在县城边上,那几年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政策,我们那座小县城也快速地发展了起来。原本老屋所在的村落也成了城中村。父母结婚的那年年初,爷爷给父母买好了房子。可那一年老屋周围的邻居们都在自家的宅基地上翻新盖了两三层的小洋楼,我家那时候在当地也算是家底厚的家庭了,在父母结婚之前我家的老屋宅基地上也盖起了一座两层的小洋楼。父母结婚后住进了他们现在住的小区商品房。爷爷和奶奶一直住在老屋里。

我五岁的时候,爷爷因为常年对多年前走失的姑姑思念成疾,离开了人世。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对“去世”这两个字没什么概念。以为爷爷只是又一次出远门找姑姑去了。

爷爷去世后,奶奶搬过来和我们住在了一起。可婆媳关系是这个世界最难相处的,奶奶和妈妈经常争执不断,基本都是因我而起的,爸爸是个即怕奶奶,又怕妈妈的人,他根本没办法调解奶奶和母亲的矛盾。我小时候很调皮,整天惹事生非,老妈揍我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可奶奶却看不下去了,因为这些事她们经常吵架。到了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们的矛盾到了快影响家庭和谐的地步了。那时候的我不爱学习,整天在学校里捣蛋。几乎每一周老师都会找老妈去谈一次话,每次从学校回来的老妈就立马开始揍我,下手也越来越重了。奶奶心疼我,跟老妈吵架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奶奶就搬回老屋一个人住了,走的时候她对我说“孙儿,听你妈妈的话,好好上学…..”

我上了初中以后,父母开始经营起了景区里的酒楼,越来越忙碌了。老屋恰好离学校很近,我初中三年几乎是跟奶奶一起度过的。上了大学后,老妈提议将奶奶接过来一起住,可奶奶总以一个人住习惯了的理由不愿搬过来…….

陈悦听完我家的陈年往事,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一时也没弄明白她点头的意思,加上归家心切也没有问她。

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老屋的院子里站满了人,表叔和表姨也来了,他们是奶奶娘家的侄子、侄女。奶奶和爷爷结婚后,她娘家家境不好,奶奶经常便会把表叔和表姨接到我家里来住。特别是这表姨,自从姑姑走丢后,奶奶就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表姨上大学的钱都是爷爷奶奶资助的。表叔和我爸关系好的就像亲兄弟,奶奶要是走了,他们也很伤心。“灏灏回来了”我一进老屋的院子,表叔就朝屋子里喊了一声,我也来不及向院子里的人介绍陈悦,拉上她的手就进了屋子。

“奶奶,我回来了”

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强颜欢笑地来到了奶奶跟前。“奶奶,这是你的孙媳妇,她叫陈悦…”奶奶伸出颤巍巍的手从枕头下摸出一只翡翠色的玉镯戴在了陈悦的手上。奶奶曾经告诉过我,这个玉镯是太太去世时交给她的。今天按理说这个玉镯应该戴在我妈的手上,奶奶却给了陈悦。看来奶奶是认可了陈悦孙媳妇的身份。

接着奶奶又向爸爸招招手,我爸一到奶奶床前就跪在了地上,这是我们这边的习俗,老人去世时给后背交代遗言,儿孙必须跪在地上,老妈推了推我,我赶紧跪在了父亲的旁边,奶奶有气无力地对爸爸说“儿啊,将来找到你姐了,记得带到我和你爸的的坟前,告诉我们一声……”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老爸随即就大哭了起来,在场的人都落泪了…..

过了一会儿,表叔扶起我爸对他说“哥,赶紧找人去报丧吧,灵堂也得赶紧弄好….”

老妈和表姨过来拿着尺子量了量我的身体,准备给我做孝服。量完我以后,她们看了看陈悦却犯难了。我们老家的习俗,如果陈悦仅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奶奶的葬礼上,只需要穿一件一般的孝服就可以了。但她要是以孙媳妇身份的话,未来三到五天可就要吃苦头了,她不仅要每天陪我在灵堂上跪十多个小时,而且穿在身上代表着孙媳妇的孝服一直到我们奶奶下葬才能脱下来。先不说爱干净的她一件衣服能不能穿四五天的问题。就这连续四五天每天跪十多个小时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能受得了吗?好在我们还没有结婚….

“妈,给陈悦做一件短襟孝服就行了…..”

一般短襟孝服是女性亲戚后辈穿的,长襟孝服是儿孙媳妇、女儿孙女穿的。

“不,我既然已经戴上奶奶给我的镯子,那就要以孙媳妇的身份送她老人家一程。”陈悦坚定地说了这句话。

“不行,就给她做件一般的孝服就行了”我实在不想让她跟我着受苦,我奶奶去世了,作为孙子,我在灵堂跪几天很正常,我心甘情愿的跪几天。表姨也开始劝陈悦。可陈悦却坚持不同意,最后居然说“王灏,你要是不想娶我的话,那我就穿普通孝服。”说着便要摘掉手上的那个镯子。我妈赶紧伸手拦住了陈悦的动作“丫头,按照习俗,这个镯子这几天你千万可不敢摘下来啊…….”我妈说的很对,陈悦要是这两天摘下这个镯子那就是代表着告诉前来参加奶奶葬礼的人,她和我们家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啊,这个手镯意义这么重大吗”陈悦说完这话后很用心的摸了摸手镯。表姨这时候又对她说“丫头,我们这里的习俗,只要你戴上了象征着男方家里媳妇的信物,就算你和王灏没领结婚证,你也是列祖列宗承认的王家媳妇…..”陈悦听完后点了点头。

老妈和表姨给陈悦量了下尺寸,过来一个多小时,她们就拿出了两件孝服,我穿上后低声对陈悦说:“你可想好了……”我话还没说完,陈悦就已经拿起孝服进了里屋。出来后,我发现她不仅换上了孝服,连妆都卸了。那个镯子她也在内侧颤了一层纱布,紧紧地固定在了手腕上。她的胳膊太细了,不固定住很容易掉下来。

陈悦出来后,当着众人面,替我整理了下身上的孝服。接着便跟我老妈,还有表姨跪在了为奶奶刚刚布置好的灵堂前。

晚上十一点多,来的人基本都回去了,我扶起已经跪了几个小时的陈悦坐在了凳子上,我很心疼地替她揉了揉膝盖,刚碰了一下,她就喊疼,我挽起她的裤腿,她的两个膝盖都有一点淤血了…….

简单地吃了些饭,老妈说让陈悦去楼上休息。走到楼梯口时,我也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直接就抱起她上楼了。到了楼上我小时住的小房间,里面还有很多我以前的照片、玩具、书籍等等。陈悦也不顾自己腿疼就开始翻起了我以前的照片。忽然她盯着墙贴的一张照片看了半天。那张照片是我初一暑假的时候,我爸妈带我去西湖旅游时我站在断桥上的照片。

“王灏,你来看,这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眼熟吗?”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照片里断桥的另外一头站着一个小女孩也在拍照。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和陈悦有些像。陈悦拿出手机,给她母亲打了个电话。我本想阻拦,可电话已经通了,陈悦和她母亲先说了一会今天我家的事,把奶奶下葬的时间告诉了她母亲,还让她母亲找一张照片。

挂了电话后,她从墙上取下照片用微信发给了她的母亲,接着她又举起照片对着灯光看了一阵子,这张照片后面,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画了一条红线。透着灯光刚好能看见红线的一头在我的手边,另一头在那个穿着红色裙子小女孩的手边。

过了一会儿,陈悦收到了她母亲发来的照片,果然从那张照片上我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这么巧吗,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为啥不过来跟我打个招呼”陈悦指着照片对我说。

“我还打招呼?我怕我过去打招呼,你爸还认为我是个小流氓,把我扔到西湖里喂鱼。”

“王灏,有热水了,你们需要吗?”听见表姨的喊声,我抱起陈悦放在了我的小床边,“坐这里别动”

陈悦闻言点了点头,我下楼后接了一盆温水端上了楼。我把盆放在她的跟前,脱了她的鞋,将她的一对小脚放进了温水中,细心的给她洗了洗脚,接着我又挽起她的裤脚,用热毛巾敷住了的两个膝盖。陈悦的泪水立马就流了出来,她这是感动的哭了,我指着她说“不许哭,听话。”

陈悦止住了泪水,看着我蹲在地上给她洗脚。洗完脚后我对他说“你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再睡,别着凉了”

“不是说孝服这几天都不能脱嘛?”陈悦侧着脑袋有些疑惑地问我。

“下了楼,别再人面前脱掉孝服就行,现在脱了没事,你先躺一会儿,我下去说会话就来陪你….”

“嗯,去吧,上来时给倒杯水,我有点渴…”

我端着盆下了楼,向父亲和表叔询问了一下我明天要做的事宜后。倒了一杯水就上楼了,母亲叮嘱要让陈悦好好休息。

上了楼,陈悦已经睡着了,那张照片就在她枕头边上,我拿起照片看了看,陈悦在照片后面的红线上写了几个字“千里姻缘一线牵”

这张床是我小时候睡的,很小,如果我在挤上去的话,陈悦会睡的很不舒服。我拉来一个凳子,靠在床头的墙上就有了一丝睡意,“这晚上还挺冷的”嘴里嘀咕完,我起身给陈悦盖好了被子,拿起外套盖在身上靠着墙很快我也睡着了…..

今年的气温比起往年来似乎要低很多,我记得小时候过了十月一我晚上睡觉也才盖条毛毯,可今晚却冷的出奇,我才刚刚眯瞪一阵子就被冻醒了,起身后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多,我下楼去准备让老妈给我找一条毯子,结果不小心踢到了凳子上,陈悦被惊醒了,她起身看了看凳子摆放的位置,说“笨蛋,上床来睡。”

“床太小了,你赶紧睡….”

“过来,你可别让我在这里收拾你哦,这可是你家老屋哦….”陈悦莞尔一笑冲我伸出了双臂。

面对她的伸出双手的召唤我妥协了,上了床后,她钻进我的怀里,“我要喝水”。那杯我上楼时带的水已经凉了,陈悦一直都没有在晚上喝凉水的习惯,我准备起身对她说下楼去再倒一杯水。可她的腿却压在了我的腿上不让我去。

“水凉了,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你就不能想办法不下楼吗?”说完她冲我嘬了嘬嘴巴,我一下就明白,她是想让我用嘴巴给她喂水。记得念大学时,有一次我们去爬山、结果遇到暴雨,晚上借宿在一户农户家里,半夜她口渴了,没有热水,我就用嘴给她喂了一次水。今晚她是有想起了这件事吗?我用嘴巴含了一口水喂给了陈悦,她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枕着我的胳膊,一条胳膊搭在我的身上,腿也没从我身上取下来,就像八爪鱼一样缠绕着我闭上了眼睛…….

早上五点多,天还黑着,我就被楼下的说话声给吵醒了,我轻轻地从陈悦脑袋下抽出手臂,“等下一下,再睡五分钟”陈悦也醒了。过了大概五分钟她睁开眼睛,准备起床,我对她说“你在睡一会儿,我等下上来叫你。”

“不睡了,不睡了”说完她就起身下了床,穿好衣服后,她站在镜子前仔细地又整理了一遍衣服,刷完牙,洗完脸她又来到镜子前准备将头发扎起来,今天她依旧没有化妆,我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入神,她说“发什么愣啊,没化妆是不好看了吗?”

“哪里不好看了,好看…..”有的女人天生丽质,即便是不化妆,也能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般地美好视觉享受。陈悦就是这样的女人。我很庆幸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她跟在我的身后下了楼。本家一位大伯正在和我爸说话,看到了我就说“灏灏,你过来一下。”我过去后看见了他手里拿着的我们家族的族谱。他看了一眼陈悦手上的那个玉镯对我说“既然婶子都把玉镯给你媳妇了,那就让她进族谱吧”

我赶紧把陈悦叫了过来,这可是大事。我家的族谱是从清朝康熙年间写起来的,每一位嫁入我们家族的媳妇都要进族谱。这在我们家族里可是比结婚证都管用的保障。大伯用早已准备好的毛笔,在族谱里我的名字旁边竖着写下了“媳:王氏 陈悦”几个字。从一刻起,陈悦在我老家的这片土地上已经名正言顺地成了我的妻子……

大伯走后,陈悦悄悄地对我说“就这样成你妻子了?那我以后揍你也就名正言顺了?”

“嗯,”我点了点头又对她说“来先给奶奶磕头”陈悦跪在我的旁边,我们一起磕了三个头,“像不像拜堂”刚一说完,陈悦就在我的腿上掐了一下,“庄重一点,啥时候了还开玩笑”陈悦说。

“没事,我奶奶不会怪我的….”

后天就是奶奶出殡的日子,按我们这里的习俗,从明天下午开始,给奶奶送葬的亲戚朋友都会过来,老妈特意交代了今晚要好好休息,明天开始会很忙碌的。今天老妈准备了几个棉垫子,陈悦的膝盖没有昨天那么痛了,晚上我们又挤在那个我小时睡的小床上,继续用热毛巾给她敷了一下膝盖。

“你真是傻,受这罪值得吗?”

“值啊,怎么不值了,这下我不是可以名正言顺揍你了呀…..”陈悦又这么说了一句,说完依偎在我怀里“你可别那天出人头地了嫌弃我,那我就自己回来埋在你家祖坟里,让列祖列宗给我评理……”陈悦从美国回来以后,我一直觉得她总是担心我会离开她,为此甘愿和她父亲闹僵。可我就从来没动过离开她的念头,在我畅想的未来里,她就是我的唯一。

“我怎么可能嫌弃你,你爸现在点头,我马上和你结婚,再说了,除了你我这辈子还能娶谁。”说着我抬起她戴的那个翡翠色玉镯子的手。

“王灏,我要的是你真心实意娶我,而不是这些束缚。”

“不真心实意想娶你,我一个人待在临州三年是图什么呀,你不要乱想了。我最近一直都觉得你老在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你个猪,我那里怀疑你了,刚认识你时,我只是个懵懂的女孩,可今年我都25岁了,去年我们关系冷淡了以后,我真的好怕…..”说着说着陈悦依偎在我的怀里睡着了,这两天她是真的累了,繁琐的丧葬习俗对她一个南方姑娘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奶奶泉下有知一定也会为我找到这样一个媳妇感到欣慰的。

我爸只有一个姐姐还走失了,我妈也是独生子女,我没有叔叔、伯伯,也没有姑姑。没有舅舅也没有阿姨。可我家上一辈的老亲戚很多。老屋周围姓王的也基本都是族谱上的本家人,奶奶是个平易近人的慈祥老人,很多人都来送奶奶最后一程。所有来的人里面最让我意想不到是陈悦的父母。他们的到来让我爸觉得很有面子。

奶奶出殡的这天早上,我妈哭的很伤心,几次都晕厥过去了。陈悦悄悄地掐了我一下,说“都怪你小时候太调皮…..”

是的,陈悦说的很对,如果我小时候能听话一些、懂事一些,妈妈和奶奶就不会有那么是的矛盾……

奶奶下葬以后,我牵着陈悦的手来到了爷爷的坟前。“爷爷,奶奶过世了,你们终于又团聚了。这些年姑姑还是没有任何音讯。我爸今天很伤心,他说他没脸来见您。爷爷,再告诉您一件喜事,您有孙媳妇了,她叫陈悦,对我很好,我想和她过一辈子,希望您能护佑我们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料理完奶奶的丧事,还有四天假期,陈悦的父母也没着急回去,我妈决定就这两天和陈悦的父母商量下我们的婚事。这两天我爸和陈悦的父亲相处的很好,两人经常一起喝酒,可谈到我很陈悦的婚事两人就开始各不相让了。但还没有到来那种吵的不可开交的地步,总之都是一些小问题。每次两家谈论我们婚事的时候陈悦总会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出门玩。

我带陈悦去了我小时候夏天经常去的一个湖边玩,它虽然没有西湖、洞庭湖等的那样的气势磅薄,但这个湖却承载着我幼年的欢乐,我就是在里学会的游泳,小时候胆子真大,这个湖最深地方有8米,现在让我下去游一圈我都有点害怕…

我坐在湖边的椅子上,现在经过改造的湖边设施,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王灏,我们一定会结婚的,是吧?”陈悦站在身后爬在我的肩膀上深情的对我说。我望着湖面上我们两人的倒影,摸着她搭自我胸口的手说“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陈悦转到前面横坐在我的双腿上,搂着我的脖子,我们就这样接吻了。我忘情的吸允着陈悦的樱桃小嘴,一只手情不自禁地伸进了陈悦的外套里,隔着丝质的白色衬衫,轻轻得抚摸着她的胸部。陈悦脸颊微红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对我说“色狼,大白天的你羞不羞….”

“有啥好羞的,摸自己媳妇有问题吗?再说附近又没人…..”陈悦并没有阻止我手上的动作,我解开她衬衫上的一个扣子,手伸了进去,“比以前大了….”陈悦闻声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揽在我脖子上的手直接就拧起了我的耳朵站了起来,“色狼,回家吧,我点冷…..”

“是比以前大了啊…..”我故意逗她玩,说完我就跑了。

“你…”陈悦边扣上自己衬衣上的扣子,边在后面追我“你站住…….啊….呜呜呜….”

陈悦追逐我时眼睛里飞进了一粒沙子,而且还摔倒了。我紧张的跑了过去。梨花带雨的陈悦着实让我更加心疼,随即抱起她放在了湖边的石凳上。

我给她吹了吹眼睛“好点没?”陈悦委屈的嘟着嘴指着右腿说“膝盖磕了一下….”我蹲在她面前,慢慢的卷起她的裤子,修长的小腿白皙光滑,膝盖上蹭破了点皮,问题应该不大。“我背你回去吧”

“好啊,好啊,转过身去……”陈悦破涕而笑,我转过身后她就急不可耐的跳上了我的后背。我感觉到了她的体重比以前更轻了。“以后多吃点饭,越来越轻了,以后这么瘦以后怎么生宝宝啊…”

“我喜欢你背着我,太胖了我怕你背不动,嘿嘿嘿….”陈悦似乎正如她所说的,她很喜欢爬在我的背上,往回走的路上,她一会儿拉拉树枝、一会儿张开双臂。她高兴我也跟着开心。快到家时,她从我后背上下来了,说怕被我妈看见了又不高兴…..

到了家,我爸和陈悦的爸爸又开喝了,两天他两谈到我和陈悦结婚的事,一有分歧就先喝酒再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拿我和陈悦的婚事为借口,就是为了喝酒。

“爸,你和陈陈叔叔少喝点……”喝酒伤身,我关切地对老头子说。

“去去去,一边玩去,又没喝多少,臭小子长大了,学会管我了啊…..哈哈哈哈哈…来老陈我们接着喝….”老头子很不耐烦地让我走开,接着又和陈悦的爸爸碰起来了酒杯。

陈悦见状直接走到正跟我老妈一起看电视的她母亲“妈,不是不打算管管我爸吗?”陈悦妈妈对女儿说“闺女,你爸难得遇到这么一个酒中知己,今天让他喝高兴吧,反正明天我们要回临州去了…”

我牵着陈悦的说“走吧,我们回房间收拾东西去。让我爸和陈叔再喝点…..”

“完了,这下子一家子酒鬼了。”陈悦嘟囔着跟我进了房间。进了房间我就抱着陈悦上了床,准备脱她的衣服。“王灏,外面有四个人,你疯了….”陈悦笑盈盈的捂住她的衣服扣子对我说“天还大亮着呢,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吗?”我一想也对,但是先解解馋必要还是要有的。我和陈悦腻歪了一阵子,然后起身收拾起了明天要带的东西….

吃过晚饭后,老妈让我去超市买点饮料、零食说是明天我们路上吃。陈悦跟着我去了超市。到了超市,选了一些东西,经过一个摆放着“杜蕾斯”货架的端头时,陈悦立住了脚步,对我指了指货架上的“杜蕾斯”。“王灏,我们还年轻,避孕这个事是不是得采取防范措施了”她埋着头脸红着对我说。

“啊,我也买过啊?”说着我就从货架上取了一盒“杜蕾斯”正准备看看介绍。

“你先放下啊,你个猪…..”陈悦低声像做贼一样对我说。

“害羞啥嘛,就拿这盒,晚上试试看….”我不顾陈悦的阻拦,拿了一盒扔进了超市的购物车里。陈悦赶紧用购物车里别的东西盖住了杜蕾斯….

付账时,她低着头拉着我的衣角,生怕别人注意到了我们买的东西。出了超市,陈悦火速从购物袋里取出杜蕾斯装进了自己包包里,还往四周看了看,这次舒了一口气。

我有时候都怀疑陈悦到底有没有在美国留学三年。你说她保守吧,她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旁人的眼光拉着我就接吻。知道我喜欢看黑丝,夏天的时候晚上出门散步,一双大长腿就一条牛仔短裤配双黑色长丝袜。可你要说她开放吧,今天买个避孕套她都能害羞,更别提我们亲密时我的一些特殊嗜好了,总是要连哄带骗才能满足……

回到家后,父母们都已经睡了。洗漱完毕上了床,陈悦又害羞了,被子遮住了整个身体,只漏了个脑袋在外面。

“小美人,我来咯…”我钻进被窝就开始对陈悦动手动脚,很快她就没有了刚才的拘束,我拿出过一个避孕套放在陈悦的手里,“你帮我戴上吧…”我用乞求的目光对陈悦说。以前我们从未用过这玩意,每次做爱总是计算着陈悦的安全期。今晚第一次用,我甚至都觉得有些小刺激。可正是因为第一次使用,陈悦笨拙的手法把这个避孕套弄破了,正当我要强行进入时,她一把捏住我的下体说“别动,再取一个来,我就不信了,我还戴不好它….”

我有些无奈地又取了一个,嘴里念叨着“小祖宗,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说实话,使用避孕套效果真的很差,整个过程中甚至让我有些分神。陈悦不是一个欲望很强的女人,可以有些性冷淡。我从来就没有体会到过书中所描述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完事后我们面面相觑。“老婆,我觉得用这个不舒服。”陈悦将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说“那你也得替我想一下呀,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怀孕了就生下来呗….”

“就你这色狼样,那我岂不是每年都要生宝宝了?”

“也是,如果你怀孕了,我起码得憋个半年以上,划不来,划不来…..”

“哎呦”陈悦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我疼的喊了出来。我随即抱着她又吻了起来,渐渐地,她也热情地回应了我。“老婆,要么我们再找找感觉?”我又拿了一个“小雨衣”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还要啊?服了,看来真是找了个色狼老公………”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3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