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大老爷站起来不许跪(青天大老爷什么意思)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原来,自打房书安到任地方,他就发现,根本用不着什么明察暗访,本地面的情况啊,那都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具体来说,就是本地有四大家族,王,孙、侯、许,这么四家。那么其中,这姓王的,姓孙的,姓侯的这三家儿那都是地方上的恶霸豪强,唯独姓许的这一家虽然也是户大人多,家资巨富,但是明面上那些个伤天害理,刮减地皮的事

原来,自打房书安到任地方,他就发现,根本用不着什么明察暗访,本地面的情况啊,那都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具体来说,就是本地有四大家族,王,孙、侯、许,这么四家。

那么其中,这姓王的,姓孙的,姓侯的这三家儿那都是地方上的恶霸豪强,唯独姓许的这一家虽然也是户大人多,家资巨富,但是明面上那些个伤天害理,刮减地皮的事儿啊,人家不干,人这老许家做的是大买卖,什么绸缎庄,粮米行,马匹牲口,珠宝玉器是什么都干,远至塞北,南下江南,都有人家的买卖铺户。

那么在那个帝制的年代,你要光有财货,那可不行。这当官的,捞偏门的,黑的白的不把你吃干抹净,榨出油来才怪。因此这老许家也不傻,人家每隔几年就要从宗族当中挑选出那些个天资聪慧的少年,而后着意培养,进而考取功名,一方面扬名声,显父母,光耀门楣,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家族财富。

再说房书安,他略一打听,就知道了,这四大家族多年来相互联姻,是瓜扯着瓜,蔓扯着蔓,盘根错节,在隰州府这一亩三分地上,人家就是本地的太上皇,根本就没有什么知府说话的份儿。

而且这四大家族的子弟,早都把持了隰州府的方方面面,其中尤其是老侯家,当家人叫侯杰,今年四十来岁,这个家伙那是心黑手狠,杀人不眨眼,他一方面以地方乡绅的面目出现,背地里则是杀人越货,和西夏国之间贩卖人口,走私盐铁,勾结绿林巨寇,海洋飞贼,坐地分赃,二八下账,那是地方上头一个总瓢把子。

青天大老爷站起来不许跪(青天大老爷什么意思)

约莫在十多年前,这侯杰因为出外出走动,到了省城太原府,结果无巧不巧,被太原府的一任知府,叫严少伯的,给知道了。这个严大人自小读圣贤之书,习孔孟之道,那是两袖清风明镜高悬的一个清官。

再说这严大人听说什么,噢,侯杰这个猴崽子来在了太原府,哈哈,你看你在平阳隰州府有人庇护于你,到了省城这大方之地,可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因此严大人当时发下堂谕,派出名捕罗奇生,要求他秘密跟踪侯杰,一旦发现他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哪怕是芝麻粒那么大小的罪责,你也给我立拘锁带,哼哼哼,本官要民做主,即使不能办他的死罪,也要狠狠杀一下他的威风。

这罗奇生啊,也不白给,人送绰号千里独行,黑白索命。意思是说任管什么样的贼,一旦要被这位罗捕头给盯上了,那就算千里追踪,也要像黑白无常一样,把你给逮回来。这位罗奇生非但精于办案,而且自小受名人的传授,高人的指点,那能耐也不含糊。自打辅佐这位太原知府严少伯以来,是兢兢业业,俩人这关系啊,就跟开封府包大人展昭展雄飞差不多少,都属于那种名为上下级,实则亦师亦友的关系。

再说罗奇生一听要跟踪隰州府的太岁侯杰,这当时就来了精神,把胸脯拍的啪啪直响:大人放心,卑职一定不负所托。

结果,还真就找了借口就把这侯杰给拿下了。原来侯杰这小子也知道,自个儿是树大招风,故而此一番来在省城,也是夹着尾巴做人,尽可能保持低调。但是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侯杰一进了太原南城门,就被人家给盯上了,你想能有个好吗?

结果,最终这罗捕头这一跟踪就发现,这侯杰身后带着两个恶奴就进了街上一家狗肉馆。罗奇生一瞧,心中暗暗冷笑,心说话哈哈哈 ,侯杰呀侯杰,这大街上饭馆子林立,哪家不好,你偏偏选了这家,这叫天堂有路尓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就在侯杰他们进去不久,罗奇生觉着时候差不多了,这狗肉应该已经端上桌了,于是他一挥手,身后俩当差的,不由分说,如狼似虎就闯进了狗肉馆。进去一瞧,就见侯杰正在坐在一张桌上,手里捧着根狗骨头在那儿啃的正香呢,嘴里边还啧啧有声。俩恶奴在一旁伺候着的,直咽口水。

这当差的一看,当时大吼一声,呔,别吃了,娘的来着,知道你吃的什么玩意儿吗?

这侯杰一听,当时吓的一个激灵,咝,啊?这,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哼哼哼,什么人,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说着往上一冲,乒乓两个嘴巴子,削的侯杰眼前金灯乱晃,还没弄明白什么事呢,就被人抹肩头拢二背给捆上了。

他手下俩奴才一看,可不干了,当时嗷唠一嗓子冲上去就要玩命,结果被一旁的罗奇生飞起两脚,砰砰,就给踹躺下了。

那么说,这侯杰吃个狗肉究竟犯了哪门子的王法?

原来呀,这宋仁宗赵祯他属狗,有一次提到这事儿,有意无意之中就说了这么一句,最好从今往后,这天下就不要吃狗肉了。

虽然这并非大宋刑律,但是天子金口玉言,被人听到耳中,就这么传开了。

因此这事儿啊,还真不好说,你说他吃狗肉没罪,那他就没罪,这不街面上还有狗肉馆吗,可你要说他有罪,那就是大罪。

今儿个这侯杰倒霉,就倒在皇上这一句话上了。也搭着是这太原知府有意找他的茬儿。结果当时侯杰被急急拿回府衙,不由分说,就升了大堂,那严少伯嫉恶如仇,吩咐手下,来啊,先给我重打二十。

结果一顿板子打的侯杰是屁股开花,当场晕厥,可怜这侯杰还不知道自个儿究竟犯了什么错呢。

青天大老爷站起来不许跪(青天大老爷什么意思)

严大人又命人用冷水把他泼醒,严厉叱责,就说当今天子说得明白,狗肉决不可吃,那么你这是做什么?

侯杰当时哭笑不得,这这这,啊呀青天大人,既然吃不得,因何官府还允许开张呢

唗儿,还敢狡辩,来啊,重责二十。

你想这人哪能受得了,也得说这严大人是钻了个法律的空子,当时严刑拷打,侯杰不得已签字画押,谁承想严大人当时批了个斩立决,而后快马急报东京城,只等刑部批文一下,就要开刀问斩。

刑部的一把手那是左昆左少良,这一看犯了难了,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否违反了国法王章,没办法,只能上报四帝赵祯,要求天子裁决。

赵祯一看,也是啼笑皆非,心说话哎呀,看来为人君者,须得谨言慎行,也许我这一句话,无意之中就断送了不少人的性命啊。这么一想,赵祯提起笔来,刷刷点点,写了个两个字叫“慎言”,贴在墙头,时时观看,以警醒自个儿。

那么当然,这案子也就不能判处极刑,当时示意刑部回文,言说念在初犯,小惩即可,不可轻动大刑。

因此侯杰这才捡回一条命。

要说这都不算什么,令严大人吃惊的是,侯杰刑满出狱之时,好家伙,那太原府光那高头大马来了不知有几千匹,那阵仗正好比一支骑兵,那都是来接着侯杰出狱的,这帮人还放起鞭炮,大肆庆贺。

严大人是看在眼里,怒在心头,但是人家亲戚朋友来接,又不犯法,你能如之何?

再说这侯杰回到隰州府之后,是恨的咬碎钢牙,他要把在太原府受的这口窝囊气,加倍的发泄出来。因此指示手下,多方探查,看看这严大人都跟什么人来往,有什么三亲六故,结果打探之下,还真发现一些情况,这严大人有位门生,是太原治下清源县的一个秀才,名叫唐人龙,今年十八岁年纪,已然娶妻生子。

这唐人龙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文章写得好,是倚马可待,下笔成文,因此在清源县一带颇有名气,结果这一来二去,就传到太原知府严少伯耳朵里。这严大人一向爱惜人才,因此就让手下罗奇生才采买了礼物前去看望,双方你来我往,这感情日甚一日,结成了师徒的关系。严大人对这位唐人龙是颇为看重,因此多方指点,想着来年大考,我这弟子必能高榜得中,那么我做老师的,为朝廷招揽人才,也与有荣焉。

他可不知道,就因为自个儿一时严办了隰州府的恶霸侯杰,这才给他这位弟子唐人龙带来了灭顶之灾。

再说侯杰探听的消息,知道严大人最看重的就是这位弟子唐人龙,因此他备下重礼,要手下的爪牙带着前去贿赂清源县的知县,就说想什么办法把这唐人龙给我往死里整。

你看他不敢太原府找茬,跑到这清源小县要挟私报复。

赶巧这个清源知县整个一混不吝,他叫庄文,也是方才到清源不久,并不知道治下的唐人龙跟太原知府还有这么一层师徒的关系,因此见着侯杰送来的金银细软,他当时是二目放光,哈喇子直流。有道是清酒佳人面,财帛动人心,黑的是眼珠,白的是银子,没几个人能不动心。

这庄文当时一听,什么什么,噢,你们家员外让我办一个治下的秀才,这不手到擒来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找个毛病,那不有的是吗?

结果庄县令受了侯杰的重礼,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时便指使手下的爪牙,说你们给我找个什么由头,把这什么姓唐的办了就得了。

哎吆,这一来,唐人龙一家子,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要是强梁当道,并不是说你问心无愧,你就能消灾避难,不是那么回事儿。

果然,这庄文手下的差役,抓着唐人龙一朝之错,说是他胆敢为一些个刁民写状子诉冤,分明是对朝廷不满,这不是要造反吗?

因此当时把这唐人龙是立拘锁带,捕回府衙是非刑拷打,把那沾了水的马鞭子啪啪,玩了命的抽啊,把那唐人龙衣服都给打碎了,是肉沫子乱飞,血点飞溅把门墙都给染红了。总之那个惨劲儿就甭提了。

唐人龙受刑不过,眼瞅着自己这就要生生死于强权之下。这唐人龙饱读诗书,深知这历朝历代,这官匪历来就是一家子,很多这当官的和占山为王的山大王没什么不同。自个儿如今冤沉海底,投告无门,可死就死吧,他心说各位差官,我唐人龙跟你们何仇何恨,纵然要置我于死地,又何必要如此折磨于我。

他当时一边强忍剧痛紧咬牙关,一边就问:各位差官老爷,我与各位既无国仇,又无家恨,原本各安生业,素不相识,又何必这般折辱于我?这,这究竟还有没有王法?

当差的有个头目,是清源县三班大都头,叫赵正平,这赵都头一听,哈哈大笑:王法?老子他妈就是王法,噢,没仇没很,就不兴打你,告诉你吧,你小子他妈惹着不该惹的人了。不打你打谁,甭着急,这好戏还在后头呢。

你看,这天下虽大,但是没地儿讲理。

而且唐人龙不知道,就在他入狱的当天夜里,侯杰手下的两个恶奴一个叫孙弓,一个叫李甲,这俩恶贼就潜入了他的家中。唐人龙的妻子年方十八,跟唐人龙同岁,闺名换做柳文莺,这姑娘也不简单,知书达理,写诗填词那都不在话下,跟唐人龙是夫唱妇随,琴瑟和谐。俩人儿成亲一年,柳文莺生了一个儿子,哎呀,这一家子就更圆满了。

哪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日晚间,孙弓李甲潜入唐人龙家中,当时这柳文莺怀里正抱着孩子,丈夫无故被抓,正然以泪洗面,诶,这个时候,俩贼哐当一声踹到房门,就进了屋了。

柳文莺大吃一惊,吓的一个激灵,啊。她紧紧把孩子抱住,退缩到墙角,颤着声音就问: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嘿嘿嘿,什么人,是要命的祖宗。嘿嘿嘿,不过嘛,这要命之前,倒是可以给你这小娘们赏个乐子。

说着俩儿贼纵身就往前扑,这孙弓嘭一把抢过柳文莺怀中的孩子,嗯?他就瞅见这娃娃脖项之上挂着一把长寿锁,哎呀做工精致,镶嵌着明晃晃亮闪闪也不知什么玩意。这个家伙就动了贼心,噌一把给拽下来,往自个儿怀中一放,而后随手把孩子往地上一扔,另一个贼李甲扑上去就把柳文莺给压在身下,是肆意凌辱。

这柳文莺本是一弱女子,到了如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你能如之何,当时哭哑了嗓子,眼珠子带着血丝儿往下掉。但是没用,被两个贼是轮番玷辱。

等俩贼也尽了兴了,其中一个恶贼噌一把就从腰背后拔出一把锋芒利刃的匕首刀,是嘿嘿冷笑:哼哼哼,小娘子,休怪我等无情,怪只怪你们命不好。哎呀,看你这小模样,细腻嫩肉,要说一刀就把你给宰了,大爷我还真有些不舍。但是呢受人之托,哎,你就闭眼吧。

说着手中匕首刀寒光一闪,就要冲着柳姑娘下起家伙。

柳文莺一瞧,听着地上的孩儿哇哇直哭,当时心如刀绞,也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但是听着孩子哭的凄切,这为母则刚,当时哑着嗓子凄厉的喊了一声:且慢,呜呜呜,两位好汉爷,要杀我可以,能不能容我一时半刻,让我最后,呜呜呜,最后再喂一下我的孩儿。

这个要求是人之常情,一般来说,就是那些个占山的山大王,那些个绿林豪客,要报仇雪恨什么的,他也有自个儿的规矩。比如什么读书人不抢,孩子不杀之类的。

但是眼下这俩贼孙弓李甲,那是侯杰手下狗屎的奴才,那没有人性啊。再一想当时他俩跟着主子在太原府受的那份罪,他娘的,这多年来,还没什么人敢这么对待咱爷们,因此当时就把这气全撒在唐人龙这一家子身上了。

再说这俩贼当时一听,噢,喂一下孩子,哼哼哼。俩贼眼瞅着柳文莺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当时又是凶相毕露:喂孩子,不如喂喂咱爷们,当时又往上一闯,吭哧两口,把柳文莺的乳头给咬掉了。鲜血飞溅,柳姑娘嘶声惨叫,昏死过去。

俩贼并不满足,当时高举匕首刀,一把把柳文莺翻过来,在她背上噗噗噗就是几刀,杀完了刀也不拔,就留在柳文莺的背上,而后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儿,是扬长而去。

因为唐人龙一家住的相对僻静,这一惨案无人发现,结果没过多久,这屋子里的小娃娃也被活活饿死。

及至后来,唐人龙的父母前去探望儿子一家,结果一进家门,眼瞅着这人家惨状,老太太当时嗝儿了一声,身子一倒,是气绝身亡,当时死的透透的。

老头子一看,好半晌没缓过劲儿来,及至好容易清醒,老人家是放声痛哭,到了后来,老头子仰望着苍天,嘴巴张得老大,哭的连声儿都没了,在那儿干嘎巴嘴,啊,呜呜。

那么说这事儿能这么善了吗?老头子跌跌撞撞,来在清源县衙,一面敲响鸣冤鼓,一面拿头撞墙,砰砰直响,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青天大老爷站起来不许跪(青天大老爷什么意思)

可知县大老爷庄文一打探,知道是唐人龙的老父亲找来了,让师爷先行询问了一番,这才得知,唐人龙一妻一子这一家子都被人给杀干净了。

到了现在,这庄文也是大吃一惊,他可不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但是他也怀疑,难道一说是那位给我送礼的员外自个儿下了家伙?啧,在自个儿的地盘行凶撒野,这,这可怎么办呢?你看找个由头办个秀才容易,可要说好端端把个安善良民给杀了,这,这我身为一方父母,我得调查破案呢。要不然我的上眼皮太原知府也不答应啊。

可这个案子该怎样了结呢?咝,要不找个替死鬼,李代桃僵,冒作杀人的凶犯?这个法子倒是可行,可就是有点麻烦。

思来想去,这位县太老爷又想到,这来击鼓鸣冤的不只有这老家伙一个人吗?那直接把他给摆平了,不就完了吗,何必大费周章,找什么替罪羊呢,嗯,就这么办。

你看看,这县官,这叫百里侯啊,杀人的知州,灭人的知县,一方百姓,多少万生灵的生死大权,全都操之在手,在这个地面上,那谁也奈何不了他。

打定了主意,县太爷庄文把虎胆一拍,啪,左右。

两旁差役齐声呼喝,有。

这一刁民目无王法,搅闹公堂,快快给我拿下,投入大牢,。任何人等不得探望。

这当差的多年跟随庄文,都是上行下效,沆瀣一气,才不管你是非黑白,吃谁的向谁,因此当时呼啦超往上一闯,薅头发拽膀子,不由分说,把这老头给捆了个结实,老头子还想说什么,当差的拿着那掌嘴的牛皮护板,啪啪就给了两下。就这两下,门牙都给打掉了。老头子虽然宁死不屈,玩了命喊冤,但是这县衙,他不是给你伸冤的地方,因此当时被一帮差役,连拖带拽,给押下去塞进了监牢。

这一进了这种地方,牢门紧闭,四面全是大条石砌的墙,连个窗户也没有,是黑暗潮湿,臭味熏天,这犯人们吃喝拉撒睡全在里边,加上空气不流通,任你体格多棒,要是当差的不想让你好过,那就是准死没个活。

果然,不多日,唐人龙的老父亲因为悲伤过度,再加上身陷牢狱,是又气又恨,就死在了监牢。

庄文一听,心中高兴,暗暗嘱咐手下人把尸身远抬深埋,就葬在了清源县郊外的一处地方叫葬尸谷。这个地儿啊,埋的全是死尸,有主的,没主的,养不起的孩子,或者有些个人家原本想要儿子,但是生了个丫头,没人要就扔在这个地方。直到了近现代,这种专门扔孩子的地儿那各地都是。

再说至此,这唐人龙一家子,可以说几乎就快灭门绝户了,只剩一个唐人龙被打的血肉模糊,关在牢狱之中,是奄奄一息。

你看咱们说的详细,但是这事儿它都发生在这数日之内,终于,这事儿被唐人龙的一个朋友,也是个发小叫王老七的给知道了,虽然知县衙门百般掩盖,但是唐人龙一家子被杀,这消息还是传出去了,这个王老七一打探,虽然他也不知道唐人龙究竟去了哪儿,但是人龙全家被杀,知县衙门非但无动于衷,而且还把唐老伯给关押了,这就显见着其中必有隐情啊。

那应该怎么办呢?

那么旁人不知道唐人龙和太原知府严大人有交,这王老七可知道,因此他是连夜赶路,急忙忙够奔太原府,在城墙根下一直蹲到了鸡鸣天亮,等城门开放他头一个就冲进去,拐弯抹角来在知府衙,门上的人进去跟严大人一说,门外来了个年轻人,说是清源县的人,有要事要面见大人。

严少伯一听,清源县,那必是唐人龙无疑了,因此赶忙让人带进客堂,及至一见了面,这位王老七跪倒磕头,严大人一瞧,这也不是人龙啊,当时脸往下一沉就问:呃,你是何人,因何要面见本府?

啊呀,青天大老爷,小人王老七,乃是清源县唐人龙知己的朋友,素知人龙与大老爷有交,故而特来有要事要向大人回禀。

严大人见这王老七言辞急切,满脑门子都是汗,又听他说是人龙的朋友,当时叫他起来回话。又嘱咐下人端来一盏香茶,要他喝完了再说。

这可把王老七吓个不轻,知府大老爷让自个儿喝茶,这这这,但是也确实渴了,于是一仰脖咚咚咚,咚咚咚喝了个干净。然后便把清源县所发生的的事,一五一十向知府严大人说的明明白白。就说如今人龙一家户灭满门,人龙呢不知去向,小人怀疑是被县太爷抓进了牢狱,故而特来向大老爷禀明。

咝,啊?严大人不听则可,一听当时激灵灵打个冷战,心说倘若当真如此,哎呀,人龙这孩子可就毁了。因此当时不敢怠慢,到了现在,知府大人连轿子也不坐了,那玩意儿太慢,因此吩咐手下人来啊,给本府备马,我要亲往清源县查个究竟,看个明白。

且说,王老七头前带路,太原知府严少伯带着手下罗奇生等一干人马,风是风,火是火,急急忙忙就来在了清源县。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2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