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姓男孩名字大全(凤姓彝族)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凤珞云城》凤珞平息了一下心态,喘息道:“本宫今日,必出此门!”说完,走了几步身影摇摇欲坠,就在快要倒地时,羽诺从她身后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扶好凤珞后,将手中的狐裘披风系在她身上。“公主身体不好,不宜受寒,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

凤珞云城》

凤珞平息了一下心态,喘息道:“本宫今日,必出此门!”说完,走了几步身影摇摇欲坠,就在快要倒地时,羽诺从她身后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扶好凤珞后,将手中的狐裘披风系在她身上。

  “公主身体不好,不宜受寒,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得起吗?”羽诺一脸责怪地看着门前的两位带刀侍卫。

  他们二人听后,皆是一跪,异口同声道:“请公主回宫!”

  “你们……”羽诺圆乎乎的小脸气得通红,站在他们面前直跺脚。

  “本宫今日必须出去,不管你们拦也好,不拦也好,羽诺,把本宫的凤鸢剑拿来。”凤鸢剑,是雪国无人不知,不晓得剑名,此剑更是在雪国第一公主凤珞手中如虎添翼,只可惜那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雪国第一公主凤珞,已如扶风弱柳般,早没了先前的威风。

  “公主……玄皇说过,凤鸢剑您已经不能再拿了,您的身子会受不住的。”听凤珞要拿凤鸢剑,羽诺担忧的小脸煞白煞白的,握住凤珞的手不停地摇头。

  “连你也不听本宫的话了吗?是不是你和他们一样,都觉得本宫已经是个废人了!”凤珞按住羽诺的肩膀,不停地摇晃着,看到凤珞的眼神,羽诺那双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公主,您别着急,羽诺这就去给您拿。”说着泪水大滴大滴泪水的从眼眶里流出,划过脸际掉落在脚踩的雪堆里。

  凤珞松开了按住羽诺的手,羽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朝幽兰殿的主殿跑了过去。

  “咳咳咳……”看到羽诺跑去主殿后,凤珞开始不停地咳了起来,刚刚发火动了气,也因为不久前的奔跑吸了不少冷气,现在就这双腿,也似乎失了力,不慎瘫坐在雪地上,却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公主……”门前的两位带刀侍卫,对着凤珞伸了伸手,终究也还是没能拉她一把,“公主,还请您莫要怪罪我等,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本宫不怪你们,只是,本宫今日必出此殿,咳咳……”凤珞说完,开始捂着嘴大口大口地咳着,手心感受到了温热的异样,摊开手掌,看着手中里一片猩红,从怀里拿出一张黄色的手绢轻轻擦拭着。

  两位戴刀侍卫不忍的别过头去,凤珞依旧咳着,咳出的血有点越渐越勇,手绢上已满是血色斑斓,无法再擦净手掌中的血渍。

  “公主,您……”羽诺手掌紧紧地抓着手中的剑鞘,看着坐在雪地上的凤珞,立刻跪在她面前,从自己怀里拿出一张白色的手绢将凤珞嘴角的鲜血一点一点擦干净,然后轻轻的把她扶了起来,“公主,羽诺把剑拿出来了。”带着满脸的泪痕,双手轻轻托起凤鸢剑到凤珞面前。

  凤珞轻咳了两声,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欣然的笑容,接过羽诺手中的剑,摸了摸羽诺冰凉的脸颊,“辛苦你了。”用手抚摸着剑鞘上凤鸢剑这三个字的轮廓,眉开眼笑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抓着剑鞘,凤珞对着门前的二人,“让开,或者死。”

  剑还未离开剑鞘,一阵冰冷刺骨的剑气,从剑身源源不断地流露出来。

  “……”二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默默地退到一旁。

凤鸢剑是有名的嗜血剑,如若出鞘,又不知道需要多少鲜血去祭奠,只是现在若再阻拦,恐怕凤珞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到时候他们也没个活路,索性直接让开。

  凤鸢剑在手,一路上倒也无人敢上前阻拦,就这样直到天牢。

  “打开牢门!”看着牢里季云城的身影,凤珞瞥了一眼看守牢门的人。

  那守门人为难地看了看凤珞,“公主,袁将军下过命令,谁来都不可以开门,除非有玄皇的手谕。”

  凤珞将手中带着剑鞘的凤鸢剑指着那人的脖子,看着那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冷冷地吐出一个字:“开!”

  守门人看着脖子上的凤鸢剑,颤抖着双手,还是将牢门打开了。

  牢门打开的那一刻,凤珞就冲了进去,牢里的人穿着一身囚服,看起来很是单薄,未束的长发有些凌乱,可依旧不影响此人的相貌气质,静如芷水,动若流云。

  “公子,可还记得我。”问这句话的原因是因为,凤珞听说在不久前,季云城在他国遭遇刺客,身负重伤,醒来后竟不识的任何人,凤珞有些担忧,他会不会就此忘了她。

  牢里的身影听到她的话后,转过身来,抬眼轻扫,眼中满是轻蔑之意,说话的语调依旧温柔动听,可是吐出来的字眼却是,“这天下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雪国第一公主凤珞,不善琴棋书画,却偏善于骑射,我倒想问,军营是你女儿家该呆的地方吗?”

  凤珞大喜,唇角上扬连忙问道,“公子还记得我?”

  谁知,他接着道:“若是谁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必定都终身不忘。”

  霎时间,她腿软,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还好身后有羽诺在,稳住了她微微晃动的身体。

  “你不记得我?”凤珞声音悲凉的连自己都意想不到,季云城微微颤动了一下身体,终究也还是没再开口。

  “公主,牢里寒气重,又没火盆,我们还是回宫去吧。”羽诺望了望失魂落魄的凤珞,又看了看季云城陌生的眼神,一阵叹息。

  “你当真不记得我?”凤珞叹了口气,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句。

  季云城瞥了她一眼,转过身去,不再理她。

  眼见季云城不再理她,“你……咳、咳……”凤珞刚想说些什么,结果吸了一口冷气,五脏肺腑,抽风似的疼,咳红了脸,也同时也红了双眼,“羽诺,我们走吧。”

  凤珞在羽诺的搀扶下,一步步缓慢地走出天牢,伤心欲绝的凤珞,看不到背对着她的季云城在听到她咳嗽的声音后,紧闭双眼握紧双拳,手指的骨节都已经泛白,直到凤珞离开,他才渐渐的松开拳头,摊开手,看着满是指痕的掌心发呆。

  “公主,玄皇有令,命老奴带公主去一趟天泽殿。”刚走出天牢,就遇见了拿着拂尘的主管王公公,玄皇身边的红人,对着凤珞行了一个礼。

天泽殿,雪国,君主的主殿。

  “羽诺,你先回去把凤鸢剑放回幽兰殿,本宫自己去天泽殿。”凤珞拿开了羽诺扶着自己的手臂。

  “可是……公主你……”羽诺拿着凤鸢剑的手忍不住颤抖,担忧地看着凤珞。

  “本宫没事,你去吧。”凤珞对她挥了挥手。羽诺点了点头,对王公公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跑去了幽兰殿的方向。

  凤珞看了一眼羽诺离开的方向,转身道:“走吧。”

  “诺!”行了一个礼,王公公伸出手臂,凤珞轻轻地将手放在上面,然后朝着天泽殿的方向走去。

  刚走几步,就看到了一架辇车,王公公把凤珞扶了上去,凤珞体弱,玄皇对这个宝贝女儿也格外上心。

  而宫里的每个人都知道,玄皇那是愧疚,就连这第一公主的称号,也是凤珞十六岁那年进宫之后才封的,十六岁以前的凤珞,一直在道观修行,在凤珞十六岁那年,雪国发生了变动,也是凤珞带着袁将军智取才赢了那场仗,回宫后,玄皇封了凤珞第一公主的身份。

  玄皇有三个皇子,只有凤珞一个女儿,三个皇子都是凤珞的哥哥,凤珞是雪国唯一的公主,如今三个哥哥被封了王爷,有了封地,自从被封了第一公主的凤珞,从十六岁开始在军中生活了四年。

  在雪国的附近还有两个国家,一个是晨国,另外一个是骐国,晨国是一个小国,不足为患,然而骐国却是兵强马壮的大国,在凤珞还没有加入军中的时候,晨国和雪国每年都要向骐国送去许多贡品,其中有美人和珍宝,不乏其数。

  凤珞十六岁那年,骐国开始攻打雪国,就在雪国几乎就要灭国的时候,在战场上出现了一名手拿凤鸢剑的年轻女子,也是因为女子的出现,为雪国免去了一场灾难,当时被许多雪国人民称作为战神,后来得知是玄皇唯一的女儿,玄皇就索性直接将她封为了雪国第一公主,凤珞公主。

  她凤珞和季云城的相遇也是从此开始的,那年,她刚到军营没多久,很不习惯军中的规矩,于是,躲了袁将军,换上男装跟着商队去了骐国,也就是在她十六岁的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

  初见他那天,在一家茶楼上相遇,他白衣胜雪芳华正茂,流转回眸间她便知道,那个人从这一刻起就再也忘不掉了。

  第二次相见,她被人追杀,奄奄一息,看着杀手举刀,她原以为要惨死于刀下,不曾想,他的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

  他把她带到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山间竹楼里,在这里的一段时间,他对她百般照顾,二人日久生情,他温柔得就像云,然而,在他忘记一切的时候,也淡薄得像云随风而逝。

  凤珞曾经说过,在和季云城一起生活过山间竹楼里,是她这一生最快乐,最开心的时光。

  那时季云城曾问过她,愿不愿意就这样与他携手,共享人间繁华。

  风落笑着说,好。

  可终究天不遂人愿,凤珞因为雪国要跟骐国开战的事,不辞而别。

  最后从袁将军的口中得知,季云城他是骐国二皇子,从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她跟他不会再有结果了。

  在军中待了四年后,凤珞与他有了第三次相见,可没想到这次相见却是刀光剑影,兵刃相向,他军人多士众,她惨败于他手下,身负重伤的她在追逐间,与他厮杀。

  追逐间,季云城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

  然后她笑了,笑得异常耀眼,在季云城恍惚间,转身跳入了雪国的千年冰窟。

  凤珞在失败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雪国的,袁将军告诉她是在路上捡到她的,她在想也许是季云城救了自己吧!

  回到雪国后,战报传来消息说,骐国撤兵了。

  凤珞回到宫中,玄皇命御医给她把脉,只可惜她伤得实在太重,又被阴冷入骨的寒气侵体,五脏六腑俱损,这一生都不得再用内力拿剑,现在的日子,对她来说已经不是过一天少一天了,而是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至于什么时候会走,谁又知道呢?

  自打回宫后,玄皇就下令不再让她去军营,让她住进了幽兰殿里,还下了旨意,不能让她随便出幽兰殿,以方便太医时常把脉,只可惜她舞刀弄枪惯了,那些女儿家的琴棋书画,她是一点都拿不出来。

  她不想做的玄皇也不愿逼她,玄皇说她母亲把她生下来就走了,而他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现在就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宫里享福就行了,天大的事他扛着。

  就这样,凤珞在宫里安安静静地待了两年,这期间玄皇可没少帮她找驸马,都被她一一否定了,在她心里,只有几年前她见到的那个少年,纵使是那个少年她成为如今的样子,她也不悔。

  “到了,公主请下车。”王公公搀扶着凤珞下撵车,然后扶着她到了天泽殿。

  “参见父王。”凤珞对着大殿,坐在龙椅上穿着龙袍的玄皇微微行了一礼,玄皇挥了挥手,赐坐。

看着凤珞坐下后他才开口寒暄了几句。

  这时凤珞才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正坐着袁将军,袁将军原名袁广,如今五十有余了吧,长相十分粗犷,但是,对军中的事却是一个细腻无比的男子汉。

  凤珞的目光触及到了袁将军,二人相视点了点头。

  “珞儿最近觉得身体好些了吗?”慈祥的笑容,温柔的声音,不敢大声一点,生怕吓到坐在下面的女儿。

  “回父王,好多了。”凤珞冲他点了点头。

  “那就好,父王老了,有些事,父王知道,但无心去做了,父王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着你成家,也不枉这么多年,你为雪国的操劳。”这时凤珞才发现,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人,不再像自己第一次见到的那么意气风发了,距离这么远也还能看出他头上的白发,这几年他是真的老了。

  “父王,孩儿的事让您费心了,但是孩儿已经心有所属,而且如今这身子实在是……无能为力。”凤珞轻轻的叹息着。

  “你说的心有所属,是季云城吗?”玄皇也看出了凤珞的为难叹了口气。

  “回父王,是。孩儿在几年前就已经将心交给他了,收不回来了。”如果强行收回来,怕是会破碎不堪吧!

  “唉!你是雪国的公主,他是骐国的二皇子,如今正值战乱,你和他终究是……”不可能的。玄皇紧锁眉头终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说出口。

  “孩儿明白,送出去的心,收不回来,但孩儿保证不会让自己的儿女私情,阻挠雪国的大事。”凤珞信誓旦旦道,却心如刀绞,生在帝王家一举一动皆是为国为民。

  “你明白就好,天气越来越冷了,多加点衣服,宫里多加点炭火,有什么事,吩咐羽诺去做,王公公,送公主回去,袁将军也回吧。”这才是玄皇的目的,只是对着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没有办法说出,不让她再见季云城一面的话来,如今目的达到了,玄皇看着自己瘦弱的快不成人形的女儿,一阵心痛。

  “诺!”王公公应了一声。

  “孩儿告退!”拖着沉重的身子,缓缓的退出了天泽殿。

  “末将告退!”袁将军的声音还是如以前般洪亮。

  出了天泽殿后,凤珞叫住了袁广。

  “不知凤珞公主有何吩咐?”袁广停住了脚步,看向凤珞,前几年还看着像野丫头般的凤珞,如今越发有公主样了,同时也变得孱弱不堪。

  “你我二人一起为国效力,在军中默契十分,也算是老军友了,今日凤珞有事求您,还希望袁将军您能答应。”凤珞对着袁广就要行礼,被袁广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公主万万不可,既然你都已经说我们是老军友了,那你有事就直说吧,袁广一定尽力而为。”袁广心疼的看着凤珞,凤珞在宫中的事袁广也略有耳闻,今年才二十二岁的她,却因为身体里的寒气,每天吃的饭还没药多,据说天气太冷或者吹了风,就会浑身疼的没日没夜的睡不了觉,吃不下饭,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们也都没了法子。

  “那凤珞就说了……”

  坐着辇车经过御花园回到幽兰殿中,幽兰殿的门前羽诺正翘楚望着,见到凤珞回来后,高兴的向她跑了过去。

  “奴才告退!”王公公对着凤珞行了礼,凤珞点了点头,被羽诺搀扶着走进了幽兰殿。

  去天牢时,袁广特意带了瓶酒,到了牢里对着守门人说,“把门打开。”

  守门人麻利的把门打开,让袁广进去,然后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袁将军,今日小的没守好牢门,凤珞公主要进来,小的让她进来了,袁将军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啦!”说完就一直哭喊着饶命磕头,认错。

  袁广本来正打算跟季云城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间被打断了,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怒声道:“滚!”

  那守门人一听,立刻站了起来,一溜烟跑没影了,被守门人打扰了心情的袁广,深吸了一口气,“哎!季云城,我袁广呢是个粗人,在其位谋其政,可儿女情长又何苦为难自己,为难他人。”说完开场白,把手中的酒瓶打开,到了两杯酒,自己就先饮了一杯,然后开口,“我说话有点糙杂你别介意啊,觉得自己的东西就得自己守着,自己的娘们就得自己宠着,有了孩子,你就是妻子孩子的天。”又倒了一杯,喝完还砸了砸嘴。

  季云城回头看了看袁广,然后拿起地上的酒杯,一口饮了。

  袁广看到后立刻眉开眼笑,“这就对喽,有什么想不开的,喝点酒就好了。”

  季云城不说话,袁广倒一杯他就喝一杯,三巡过后。

  袁广眼睛微眯着,黝黑的脸上带着有些看不出的微红,“我跟你说,别人都说你失忆了,我却不信,跟你认识应该有有些年头了吧,我太了解你了,你是心里有苦说不出来是不是?可以跟我说,你现在可以把我当兄弟,放心,我不会给你说出去的。”

  “……”季云城依旧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其实咱们两个若是一个国家的,我估计我们两个会是很好的兄弟,现在兄弟我给你说个小秘密,你知道我们是国第一公主凤珞吗?”然后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哎呀!我怎么忘了你失忆了,你怎么会记得她呢!”然后笑得一脸神秘,“我跟你说个小秘密,别告诉别人啊,我们雪国的第一公主凤珞啊,在两年前打仗的时候啊,一不小心掉进了冰窟里,现在啊!……”袁广说完想说的话以后,倒头就呼呼大睡。

  季云城看了一眼倒头大睡的袁广,又看了看未锁的牢门,然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稻草,环视着牢房的周围,然后瞅准时机跑了出去。

  就在季云城跑出去的那一刻,倒在地上的袁广,上扬了一下嘴角,然后继续装睡。

  季云城从牢房里跑出来以后,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但是他过于急切,也就没在乎那么多,直直的往幽兰殿跑。

  季云城第一次见到凤珞的时候,是在骐国的玉轩酒楼里,当时跟一位友人喝酒,见她那会儿她还是一身男装,一个劲的瞅着自己,当时并不觉得她是位女子,心中难免郁结,就在季云城都快要忍受不了的时候,那位友人大笑道:“真是位有趣的姑娘,季兄你好福气,人家姑娘女扮男装也要出来见你。”当季云城听完友人的话,再回头望时,那位姑娘已经不知所终了。

  从那日起,季云城就时不时的来玉轩酒楼,希望能再见那姑娘一面。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有了第二次相遇,那天夜里,季云城送喝醉酒的友人回家,在回府的路上,听到了刀剑的声音,于是,出了手,当看到被救下来的重伤女子是当日那位姑娘的时候,让季云城觉得这是他人生中做过的最对的一件事。

  季云城把她带到了一座山间竹楼,这才了解到身边的这位姑娘叫凤珞,而当时也并未想到,凤姓是雪国皇家的姓氏,于是季云城对凤珞百般照顾,如同呵护手中易碎的珍宝,也终于打动了凤珞。

  那日,他问她,可愿与他携手,共享人间繁华。

  她羞红了眉目,轻声道:好。

  可迎来的却是她不告而别,那段时间季云城找遍了整个京城,可却再也没找到那抹倩影。

  过去了四年他找了四年,一天,骐皇下令,命季云城出兵,这次出兵,是他与她第三次见面,然而,她的身份却是雪国的第一公主,季云城握紧拳头,强忍着没上前去质问她,为什么要骗自己?

  对战两方人数差距十分大,很快季云城就站了上风,对受重伤的她穷追不舍,他对她说,我可以不计前嫌,我可以撤兵,你愿不愿跟我走。

  然后她笑的灿烂,在他未反应过来之际,转身跳入了那寒冷的千年冰窟,而在凤珞跳下去的那一刻,季云城也跟着跳了下去,救出凤珞后,季云城将凤珞放到了袁广途经的路上,随后,撤了兵。

  撤兵回京后,骐皇大怒,不仅降了他的级,扣了所有年奉,还赐了他三十血鞭。

  后来,他已经自顾不暇,只知道凤珞在雪国宫里不再出兵打仗,骐国有勇有谋的皇子不在少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于是他寻了个机会,在遭到对方埋伏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脑袋,“失忆”了。

  骐国也是美女如云的大国,可他却把心放在了她的身上,这次出兵是他故意被俘,为的就是再见她一面。

  在牢房里说不认识她的时候,他也很难过,两人的身份注定了结局,只是堪堪一眼也足矣,刚欣慰自己还能见到她,心刚放进肚子里的不久,袁广却告诉他,由于先前凤珞受过重伤,又被寒气入体,伤了五脏六腑,现在情况十分不好,太医院里面的那些太医说,很有可能会熬不过这个冬天。

  季云城听到这个消息后,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的心却慌了,他可以接受她不喜欢他,不爱他这个事实,可他无法接受她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他面前永远消失。

  “咳咳……”还未进幽兰殿中,就听到一声,痛心的咳嗽声。

  “公主,你先忍一下,我这就去给您拿药。”而后,季云城看到从幽兰主殿里,跑出来一个急急忙忙身着绿色宫服的小侍女。

  看到小侍女走远后,季云城才闪身进了幽兰殿。

  “咳咳……羽诺,是你吗?咳咳……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咳咳……”听着凤珞咳得撕心裂肺的声音,季云城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你怎么会咳成这个样子?”看着床榻上这个瘦若无骨,一脸疲惫的凤珞,季云城真想给跟她置气的自己两记耳光。

  “你,咳咳……你怎么来了咳咳……”凤珞看到他后,眼睛有些湿润,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季云城快步走到床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瘦弱嶙峋的背脊,颤声道:“你这两年是怎么过的?之前我让你跟我走,你又不乐意,现在把自己弄成这个德行,你就舒服了?”听着季云城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凤珞耳朵里却如同世界上最美妙的乐声。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担心我吗?你怎么穿那么薄,我这边还有一些棉衣,你等着,我给你拿。”凤珞刚要掀起被子下床,就被季云城拦了下来。

  “我不冷。”然后反手把上凤珞的脉搏,“你的内力呢?我怎么察觉不到?这些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季云城握住凤珞瘦弱的手腕,忍不住颤抖,连声音都带着颤抖。

  “我……还能看到你,真好!”已经没有几两肉的脸,凤珞对着季云城轻笑着,然后倚在他的怀里。

  季云城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抱住她传递力量。

  羽诺手里端着药碗刚要进门时,看到床榻上的两人,慢慢的退了出来。

  季云城怀抱着凤珞才明白,自己原来要的很简单,就只是她静静的依靠在自己怀里就够了,其他的,又有何可在乎的。

  在季云城怀里的凤珞,一脸的幸福,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爱这个男人有多深,一旦抓到他了,这辈子都不会再放手了。

  羽诺把药热了好几回,才让凤珞喝下,而季云城和凤珞,也是黏在一起谁都分不开。

  傍晚天晴了,太阳出来了,不过却已是夕阳,凤珞说,想去外面坐会,季云城就带着她去。

  两个人坐在白雪皑皑花园里,凤珞紧紧的依靠在季云城怀里,季云城也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凤珞。

  那情形美的像一幅画的样子,任谁也不想前去打扰。

  凤珞微微抬头,看了看将要落山的夕阳问季云城,“你说,我能撑过这个冬天吗?”

  季云城捂住了她的唇,亲了她的眉眼缓缓道:“你不止要过这个冬天,还要陪我过好多好多个冬天,如果你敢走,无论是哪?我都会把你追回来!”

  “呵呵……好啊。”凤珞笑眯了眼,紧攥着季云城胸前的衣服道:“你身上好暖和,好想睡觉!”

  “睡吧,以后所有的路,每一步都有我陪你走。”看着远处的夕阳,还有怀里的人儿被夕阳映红的脸庞,一阵幸福感从心底涌跃出来,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人儿,季云城紧紧的抱住她,闭上眼眼泪从眼角流出落在怀里人的手上。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