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推荐经典小说女主姓沈(都市言情推荐经典小说女主姓陆)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家人们,小编又来做推荐啦,我是小陈!今天是推荐都市言情小说的,每一本都是口碑超好,看完情窦初开,绽放内心,如果你也有这种感觉记得点赞评论关注!保证绝不会让你看了后悔!栀子花下,情窦初开,强推几本高评分好口碑的都市言情小说小陈

家人们,小编又来做推荐啦,我是小陈!今天是推荐都市言情小说的,每一本都是口碑超好,看完情窦初开,绽放内心,如果你也有这种感觉记得点赞评论关注!保证绝不会让你看了后悔!

栀子花下,情窦初开,强推几本高评分好口碑的都市言情小说

小陈安利的第一本:《栀子花之恋》 作者:衔着爱往前飞

简介:

“躲在房间当中的苏梦苒便是如此,自己的父母在外人的眼里一直是感情非常要好的一对,年轻时候的大学爱情,步入社会之后的相互扶持,七年的感情最终让他们结合到了一起这是无数人看好的一对。”

入坑指南:

看着酒柜旁的两人,前来猎艳的人纷纷离去,人家都勾搭上了,她还凑什么热闹。

安莫烁的酒气喷洒在女子光滑的脖颈,痒痒的感觉让女子低低笑出来。

“我们,回房,这里太多人。”

女子轻轻呼了一口气在安莫烁的脸上,纤细的手臂滑进安莫烁领口中滑下,带着挑逗。

虽说醉了,可是安莫烁仍有些抵触,但也只支撑了一会,拿起柜台上的钥匙,搂着女子出了酒吧门口。

与此同时,苏梦苒着急地来回走动,安莫烁已经有好几个钟头没回来,他遇到危险了吗?不,她要去找他。

打定主意的她换下鞋子出门。

出了门,清爽的凉风袭来,带着无比的惬意,可她没心思享受。

安莫烁心情不好就会去酒吧买醉,。

于是,她一条街地找,没有注意到对面马路相拥而抱的一男一女。

说到安莫烁这边,他想带女子回家气气苏梦苒,故意抱着女子的手更紧一些。

站在门口,掏口袋中的钥匙,打开门,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个女人逃了,该死,就这么不待见他吗?还是说,又去卖了。

女子纤细的手挑起安莫烁的下巴,轻轻地吻上去,“等我哦。”说着,走到浴室。

听着浴室传来的洒水声,底下的某个部位活跃了,安莫烁尽力制止,打开冰箱,取出一瓶冰矿泉水。

又到水龙头处洗了把脸,火热这才被压下去。

浴室的水停了,过一会,门开了,带着淡淡沐浴乳的香气,安莫烁回头,女子的头发散乱地披着,发丝的末端还滴着水珠,身上裹着白色浴巾。

腹部打着一个蝴蝶结,安莫烁知道,只要那个蝴蝶结解开,那么里面的躯体就会暴露在眼前。

欲火越来越旺,他狼狈地逃到浴室,脱下衣服,站在花洒在,凉水一直冲洗着。

等到体内的欲火被凉水浇湿,他也裹着一身浴袍出来,女子正做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橙汁,细细品尝,就像是在尝美酒一般。

她的头发已经吹干,卸下厚厚粉底装扮的脸孔,女子倒长地听精致的,微弱的灯光下,她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暗影,小巧的鼻子下,朱红的嘴唇在玻璃杯的反射下,诱惑至极。

她也看见了安莫烁,红唇勾起一个弧度,抬步缓缓走来,拉起安莫烁就往房间走去。

宽大的床上,露出班肩膀的女子诱惑的对安莫烁呼了一口气,修长的脚环绕上他的腰。

“你是谁?”安莫烁问,他不认为这个女人是普通人的猎艳者。

小陈安利的第二本:《侠侣特工》 作者:一江春水

简介:

“民国女特工郑苹如与国民空军上校汉勋的爱情故事。 前期谈恋爱,后期搞事情。……”

入坑指南:

送过苹如后汉勋就到图书馆按图索骥地找到了二十二号书架B面四列上的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的排印版红楼梦上中下三册,拿到柜台上人工借书。

图书管理员见汉勋放在柜台上的学生证是临时的,职业性地微笑着回道:“抱歉先生,临时学生证不能借两本以上的图书。”

“这样啊。”汉勋略一沉吟:“可以用现金买吗?”

图书管理员依然保持笑意与温和的语气:“不好意思,学校北校区图书馆的书不外卖。先生若是急着看,可以找认识的朋友借全制学生证,或者到南校区的租赁书城购买。”

汉勋微笑道:“那就先借上中两册吧。”

“喏。”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指甲油亮发着光。汉勋顺着五指看上去,正对上苹如姣好的面容。

苹如微微笑着,又抬了抬手,汉勋会意地接过苹如的学生证,递给了图书管理员:“用这个学生证借下册。”

图书管理员在借书登记册上登记好后,朝汉勋微一点头:“可以了,先生记得在三月三十号图书馆职工下班之前续借或者归还。”

汉勋捧着书,与苹如一同到阅读区并排坐下:“怎么没休息?”

苹如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怕你迷路啊。”

汉勋低声笑了,苹如猝然揶揄道:“看来汉勋学长在学校里的同党是个有头有面的人物,连临时学生证都能弄得到。”

汉勋不置可否,翻开上册书:“要一起看吗?”

苹如摇首:“不就看一中午吗?还借这样一部大作,连着三册。”

“谁说一中午?”汉勋垂眼看书,嘴角要弯不弯,苹如看在眼里,已知晓他的话外之音。

两个人都静默了一会儿,苹如一手托着腮,一手随意地搭在桌面上,汉勋余光瞥见那桌上的手,不自觉地又想起了苹如方才给他递学生证。

汉勋侧头看向托腮看着窗外的苹如,抬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蜻蜓点水一般吻了吻。

苹如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只能任由汉勋握着。耳后那一抹红霞飘飘忽忽地上了脸,渐渐晕开,绯红满面。

“会弹钢琴吗?你的手指跨度大,挺适合弹钢琴。”汉勋凝望着苹如的侧脸问。

苹如手中起了汗,趁着汉勋问时抽回了手:“算会吧,学校有这个课程。”

“我们一起去弹。”汉勋夹起三本书,拉着苹如就要往音乐楼去,他那样不容抗拒,苹如只得顺从地随他走。

这个人,真是随心所欲,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音乐楼三楼的钢琴室安放着一台架立式钢琴,旁边的小案上有一本曲谱,一瓶水灵灵的剑竹插花,整个屋子内部仿哥特式风格,极具音乐氛围。

两人在钢琴前的一条长椅上坐下,汉勋别有深意地跟苹如商量要弹哪首曲子:“我们是弹浪漫主义大师李斯特的爱之梦,或者波兰女钢琴家巴达捷夫斯卡的少女的祈祷?”

这两首钢琴曲,都是表达爱情的曲子。他一上来就问她要不要弹这两首曲子,简直是要她把脸都红透。

苹如轻吐一口气,稍稍定了定心,扬眉拒绝:“我想弹中国之夜。”

汉勋向来不是因噎废食的人,他随即应了声‘好’,两个人相视一笑便一左一右开始合奏。

灵活的十指穿梭间,一个个美妙的音符串联成一首动听的曲子。

汉勋凝视着身旁沉浸其中的苹如,仿若已无什么可以替代对方。他们做着彼此的配角和主角,演奏着共同的曲调,心神相通,天人合一。

曲子尾音落下戛然而止,汉勋双臂环住苹如隐在蓝袄下的腰肢,下颌轻轻搭在苹如肩上,吐着暧昧的气息:“苹如,我是认真的,我不想只是恰巧在你的人生剧本里充当一回路人甲,我想我们互为彼此的主角和配角,相互陪伴扶持,一起演绎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独家戏剧。”

苹如不抗拒,却也默不作声,汉勋舒了一口气,又道:“你现在可以不表态,只要我不轻言放弃,总有一日你会心甘情愿地表态。”

苹如的心早如小鹿乱撞,低着头道:“嗯。你先放开我,让别人看见我们这样就不好了。”

饶是苹如请求得诚恳,身旁的汉勋一动不动,苹如按捺不住了,微一侧脸,水灵灵的脸蛋儿有意无意地擦过汉勋的唇瓣,苹如惊诧地回转过头,脸已红得发紫。

汉勋含笑抿了抿唇,打趣羞涩难当的苹如:“味道不错。”

他明知她不是故意的,还贫嘴贫舌的。苹如闹着就要扯开汉勋的手,汉勋偏不松手,反而箍得更紧实了些,用威胁的欠揍语气道:“夺了我一个吻,你要拿什么来赔啊?”

小陈安利的第三本:《不一样的年华》 作者:再度出现的爱恋

简介:

“都市中的夏日郁闷被厚厚的阴云浓浓罩住。在每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们披着浓浓的体味游走,在偶然的碰撞间无意识地交换眼神然后离开彼此疏离又陌生的视线。来不及发问这种相遇的意义便消失,走进另一个陌生人的生存空间,然后被淹没在一段又一段永远陌生的未来。”

入坑指南:

都市中的夏日郁闷被厚厚的阴云浓浓罩住。在每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们披着浓浓的体味游走,在偶然的碰撞间无意识地交换眼神然后离开彼此疏离又陌生的视线。来不及发问这种相遇的意义便消失,走进另一个陌生人的生存空间,然后被淹没在一段又一段永远陌生的未来。

阴云久久不去,郁闷的空气团聚。“真的一点风都没有。……快热死了……”游走在路上的人们心里不断唠叨这样的话语,咀咒着这样的团聚过份痴缠。有些人选择躲进购物商场,以逃避这黏人的闷气,路上的小摊贩却躲无可躲,坦胸露臂地努力叫卖,大量从身上流出的汗水却和口袋中的金钱不成正比。

天上的阴云为郁闷空气的团聚而感动,并开始一点一点地撒着泪花般的雨水。人群也开始为无法预料的降雨到处乱窜,本来挤拥的街道变本加厉地混乱起来。突然间,游走在横街中一个怯生生的温雅雅突然被糊乱逃雨的人群推倒在地,她委屈地无力地从渐被打湿的灰白路上慢慢爬起,拉起裤脚想看清小腿上的伤。伤口都血糊糊的,新伤和旧患像雨水和泥巴一样混淆不清。她试着走到一个大厦的后楼梯出口处躲雨,却举步艰难。雨却无情地越下越大,云层完全把阳光掩盖,闪电和雷声一次又一次奏和着雨声,此起彼落。

温雅雅忍耐着疼痛蹲坐在阴暗的角落默默地轻轻地拨开黏附在伤口上泥巴和小碎石,脸容因着脚上的疼痛而变得扭曲。雨势越下越大,雷声也越打越响,温雅雅内心却沉思在母亲临离开前的雨夜。母亲离开前的夜晚下的那一场雨和眼前所下的雨同样触动了温雅雅的心灵,把温雅雅的记忆推向了过去,推回到绝望的身边。她彷彿明白到最难遗忘的,回忆起来往往最伤心。

突然有一个狼狈的身影逃到温雅雅的身边。

温雅雅抬起来看了那身影的主人一眼,是一个身材高佻的女人,手上拿着被淋湿的一本画本,正努力地把画本封面的水点用手擦拭,像在试图擦拭黏在上面的污迹。然后是把背包拿下来轻轻拍走背包上的雨滴。突然无来由的一声闷雷,让女人又再重新抬起头来看看正打在头上的闪电,然后开始审视四周的环境才发现温雅雅的存在。温雅雅一直看着女人的所有动作,像看着一段电影片段一样专注,她突然感到在这一剎那这个女人很美,虽然她长头发被淋湿了,衬衫也被打湿了肩膀的位置,但是女人抬起来凝看天空的脸部轮廓却很是吸引。温雅雅没有预料到女人会回头看着自己,当女人反过来看着自己的时候,才闪躲着对方的目光把焦点转回到自己脚上的伤口。

女人看了看温雅雅的脸,又被温雅雅的目光牵引到温雅雅脚上的伤口。女人把手上的画本放在靠近温雅雅身旁的墙脚,然后把背包放在画本前。温雅雅没注意女人的动作径自看着自己受伤的右脚,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一张白雪一样卫生纸,温雅雅又再抬头看着女人,女人却在身边蹲下,微笑地说道:“擦一下吧。”温雅雅接过了卫生纸后,说了声“谢谢”,便看到女人也用卫生纸擦拭着自己发鬓的水滴。温雅雅擦着伤口,和女人一齐安静地蹲着。女人偷瞄着温雅雅的伤口,温雅雅忍着痛把伤口上的泥沙轻轻地擦走,但有些泥沙确难以清理,温雅雅于是放弃。

“让我帮你吧。你这样处理伤口会容易发炎的。”女人便从背包中拿出一支清水来,主动为温雅雅清洗伤口。温雅雅为她亲切主动的照料感到有点不知所措,但又感觉到这女人的细心和体贴是出于同情和关心,就在这时候温雅雅才看清楚女人的脸秀逸,目光灵巧温和。女人神情专注的擦拭着温雅雅的伤口,温雅雅却专注着看女人的神情。

雨势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个人处理好伤口之后,又变得沉默,但这种沉默并不是冷漠而是温暖的。“好了。回家记得要再消毒一下。”女人微笑着说道。“谢谢。但……我……无家可归……”温雅雅垂着头越说越小声,象是要自己知道而不是让女人知道。女人耳朵却很灵,看着温雅雅的伤淡然地回答道:“我知道,看你伤口就明白了一点。”温雅雅看着伤口一脸狐疑,但又想一想,确实如此,谁人会在刚擦伤的伤口下是一块块的瘀青,以及被鞭打过又复原的痕迹。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小陈要继续看后面的情节啦,实在是上头不已!有喜欢的情节、好的建议,欢迎私信评论区告诉我,希望家人们多多点赞,谢谢!

VIP课程网赚项目分享☞☞☞点击☞☞☞  资源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704730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eeor.com/10327.html